方宥弘看了他一眼,轉身便關上廁所大門。

凌辰州急著想說明白,卻不知道從哪邊說起比較好。

從一開始?那就得承認自己夥同外人演了齣戲欺騙方宥弘。以他對方宥弘的了解,這事情絕對會讓方宥弘氣上好幾天。

從中間開始講?這要從哪一段開始說比較不會出錯?要是哪天說溜嘴,大概也會落個全盤皆輸的下場。

凌辰州支支吾吾了一段無關緊要的說詞,見方宥弘很有耐心地聽著這串廢話,一副今天一定要聽到這件事全部始末的樣子。他一咬牙,決定從頭開始說,死就死吧。

死一次總比死兩次好。

凌辰州做個深呼吸,有些絕望地徹底感覺到自己身在男廁,聞著一股消毒水味。他正準備講,手機就響了。

凌辰州懶得管,猜測這通電話應該是被他置之不理的方丞打來興師問罪什麼的,這時候,誰管方丞啊!

「跨年前,你去日本之前,」凌辰州努力假裝自己沒聽見電話鈴聲,認真道:「有段影片傳到網路上,就是我靠著你肩膀睡著那次……」

方宥弘顯然也不想管電話,朝他點點頭,表示自己在聽。

「方丞轉發了那段影片,還說了一些話。我一開始是私訊他跟他道謝,並說明一下我接下來會怎麼回應,畢竟他是前輩……」凌辰州握緊拳頭,在心中暗罵方丞就不能晚點再打嗎?沒斷過的鈴聲不僅讓人心浮氣躁,還很破壞氣氛。

好不容易鈴聲斷了,凌辰州鬆口氣,不到兩秒,換方宥弘的手機響。

方宥弘拿出手機一看,螢幕顯示:經紀人。凌辰州也摸出手機跟著看,唉啊,不是方丞,是經紀人。

「喂,我方宥弘,嗯,我找到凌辰州了,他在廁所裡。」方宥弘看著他,面不改色地胡扯,「應該是剛剛吃太快在拉肚子,等等就回去。嗯,會盡快。掰。」

凌辰州有點想抗議,怎麼說著說著他就被迫拉肚子了,這很毀形象。但在這個時間點上抗議無疑是自找死路,他瞅著方宥弘,等待對方決定要他繼續說還是晚點再說。

方宥弘也看著他,幾秒後說:「先把廣告拍完,太晚回去會影響下一個通告。」

凌辰州賣著乖,點點頭就跟在方宥弘身旁往外走。

他走得膽戰心驚,邊走邊瞄方宥弘的臉色。他想接著說,卻礙於他們在走廊這個公開環境,如果有人在轉角不小心聽見,這件事就更麻煩了。

凌辰州咬了咬下唇,想著還有什麼能繼續說明又不會被聽到的方法。

「我追過來,不是想讓你一點私人空間也沒有,」走了一小段路後,方宥弘突然開口道:「我發現你沒帶外套就跑了,怕你感冒所以才追過來。」

凌辰州點點頭,小聲應了句「我知道。」

下一秒,那件屬於他的外套被披在他肩上,外套上,帶著方宥弘的氣息。

凌辰州轉頭看向方宥弘,對方仍是面無表情的。他悶悶地開口道謝,得到方宥弘一個「嗯」,那語氣裡,有著他不知道是不滿還是不開心的情緒。

兩人各自沉默著,走回了花園裡。

歐陽過來大聲問他拉肚子拉乾淨了嗎?凌辰州翻個白眼,想反問歐陽嘴洗乾淨了嗎?又怕方宥弘認為他被抓包做錯事,不反省就算了還把氣撒在歐陽頭上。

凌辰州憋著一堆話,撐起笑臉繼續拍攝廣告。

他們在演藝圈打滾好些年,壓抑情緒拍廣告上通告的事從沒斷過,但這次,凌辰州心想:不知道這次自己笑起來是不是比哭還難看。

幸好導演只拍了兩次就說很完美可以離開啦。他們在眾人鼓掌聲中鞠個躬或跟導演握手,匆忙收拾好個人物品後,又坐上保母車前往另一個工作地點。

方宥弘一坐上保母車便閉眼開始休息,凌辰州很清楚保母車裡雖然沒外人,但也不是個能解釋的地方。他垮著肩膀脫了外套抱在懷裡,有一搭沒一搭地跟小湖聊著關於下一個通告的事。

以及,凌辰州雖然擔心了一整路,但方丞倒是沒再打電話來。

一到目的地,方宥弘率先下了車,凌辰州跟在他身後,一下車便賣乖地靠在方宥弘身邊。

「外套穿上。」方宥弘說完,在凌辰州穿好外套後,幫他拉起外套後邊毛茸茸的連帽,蓋上凌辰州的腦袋瓜。

方宥弘絕對是很不高興的,凌辰州知道。

雖然方宥弘現在看起來沒什麼表情,好像不怎麼生氣,但他們相識多年,就算只是眼角眉梢一點點變化,凌辰州也能做出判讀。

儘管情緒上如此不高興,方宥弘還是下意識地先關心他。

凌辰州差點就要紅了眼眶,他揉揉眼睛,假裝自己是被隱形眼鏡弄得不太舒服。

歐陽湊過來調侃他,「幹嘛?想睡喔?」

凌辰州白了對方一眼,忍氣吞聲地不回嘴。

攝影棚裡的幾個工作人員們一看見他們,立刻圍上來問要不要訂晚餐便當,以及說明今天的攝影棚是三棚,專屬休息室就在攝影棚左邊,右邊是主持人的休息室。

梁旻湖與經紀人頻頻向工作人員道謝,還聊了兩句。而凌辰州向來沒管這些,點點頭就跟方宥弘一起走向休息室。

歐陽跟在他們身後,一走進休息室就找了張椅子坐下,捧著手機猛按鍵盤,八成在跟女朋友聊天。

看著歐陽俐落的按鍵動作,凌辰州猛然想起,自己可以用手機的通訊軟體繼續跟方宥弘解釋啊。哪知他一拿起手機,方宥弘就先開了口:「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剛剛不是在揉眼睛嗎?」

凌辰州張著嘴,想反駁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無奈地放下手機。

沒多久,化妝師跟經紀人有說有笑地走進休息室,化妝師笑著說只要給凌辰州跟梁旻湖補個妝就好了,其餘兩位的妝看起來沒大問題。

凌辰州聞言轉頭看向鏡子,才發現自己剛剛揉眼角的動作,把眼角那邊的妝弄得有些髒。

梁旻湖則是習慣使然,一路上把口紅吃得差不多能見唇色。

大致上準備好後,他們對了一下流程便正式開機錄影。

他們團裡,錄影時通常由凌辰州跟歐陽發言,畢竟一個能言善道,另一個擅長胡說八道。但今天歐陽搶著把大部分的問題給答了,恰巧凌辰州也沒心思回答,乾脆在一旁當個安靜的背景。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