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訪問了半天,大概是發現主唱答題次數實在太少,就直接點名凌辰州回答。

「聽說方丞找你合作新單曲啊?」主持人拿著道具筆,往凌辰州的方向一指,笑道:「自從上次方丞轉發了你們那段影片後,方丞的粉絲們就一直很期待你們合作。所以會合作的消息是真的嗎?」

凌辰州實在是有點想裝傻混過去,他隨口敷衍著「這應該要問方丞吧怎麼問我呢」,一邊看向歐陽,期盼貝斯手岔開話題。

歐陽跟他對看了兩秒,沒做出任何反應或回應。

凌辰州在心底哀號兩聲,認命地看向主持人,「這件事呢……」

「其實也可以問我,」方宥弘稍稍舉高手,往前傾了些,剛好擋住主持人往凌辰州這邊看的視線,「畢竟我是負責編曲的那個。」

凌辰州舔舔嘴唇,睜圓了眼瞅著方宥弘。

主持人還想追問凌辰州,但歐陽大概是意識到凌辰州剛剛看他是在求救,便搶著問方宥弘「怎麼找你沒找我?我編曲比你強兩百倍啊。」

方宥弘以指腹抹抹嘴角,說:「可是凌辰州寫的曲子,幾乎都是我負責編曲的。」

凌辰州舉手附議,他眨眨眼,靠在方宥弘身側,表示自己站在方宥弘這邊。方宥弘也沒客氣,伸手便摟住凌辰州的肩膀,往旁走了兩步,與歐陽之間拉出一小段距離。

莫名得到一場排擠的歐陽噘起嘴表示無辜,卻被梁旻湖當場嫌棄他嘟嘴的樣子一點也不可愛,歐陽作勢捧心,又得到凌辰州補刀稱「唉唷別團有東區東區,我們有東施東施。」

主持人在一旁笑得遮住臉,不停朝來賓揮手示意他們別鬥嘴了。

但這群人越講越開心,直到主持人笑著大喊「你們不回答的話就整段剪掉啦!」,方宥弘才用一句「就真的要合作啊有什麼好說的」,俐落解決這問題。

主持人鍥而不捨追問凌辰州,真的沒有任何內幕或八卦嗎?

凌辰州眨眨眼,說:「內幕嘛……內幕就是我到目前為止,只寫了兩句歌詞。這件事我還沒告訴方前輩,等節目播出後他才會知道。」

歐陽直呼:「已經寫兩句這麼多了?」

方宥弘也跟著歐陽調侃道:「不錯啊,已經有兩句,高規格待遇了。」

梁旻湖點點頭,算是同意兩位團員的說法。

一般來說,凌辰州這時也會跟著瞎起鬨,說自己這樣已經是盡心盡力了。但他這時卻無法輕鬆說出口,只敢咬咬嘴唇,尷尬地笑著看向主持人。

主持人約莫是誤會了凌辰州的意思,以為他不想得罪名氣如日中天的前輩,好心地打了圓場。

一場通告下來,凌辰州覺得自己比跑完三千公尺還累。明明棚裡不算熱,但他背上竟冒出薄薄一層汗,黏膩不已。

但他無暇管這些瑣事,通告一結束,凌辰州拉著方宥弘的袖子,小聲問:「回家?」

方宥弘點點頭,「先回公司,車在公司地下室。」

凌辰州見方宥弘的態度和緩了些,不是很確定對方是不生氣了呢,還是隱忍不發,只能戰戰兢兢等著。

等著他們能獨處的時候。

 

 

 

 

 

回家的路上,坐在副駕駛座的凌辰州一直很安靜。

方宥弘在停紅燈時會瞄上兩眼,然後猶豫起自己是不是應該說上兩句話,逗凌辰州開心。

他對凌辰州是很熟悉的,這個人看似交遊廣闊又笑臉迎人,但心底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凌辰州不僅心思細膩,甚至到了敏銳敏感的地步。跟他當上朋友聊上兩句很容易,但要再靠近一些,就難如登天了。

凌辰州在大學時期就感歎過好幾次,朋友滿天下,知己僅一人。

也因此,對於凌辰州跟誰聊上兩句這件事他從來都不太在意,他很清楚,自己在凌辰州心裡有其地位。

就算是方丞殺出的那會,他也相信以凌辰州的行事準則,即便他們交情漸深,就那麼點認識的時間,肯定還在凌辰州的「觀察期」裡。

因此,他聽見那句「借身體一用」時,心裡實在是不敢置信。可是,當凌辰州發現他站在廁所外面,那瞬間,凌辰州看起來像緊張到要哭出來似的。

那當下,他便動搖了。

他在腦中編織十幾種理由,每一個都是告訴自己:你聽到的只是一句話,斷章取義引起的誤會很沒必要。

他看著慌張的凌辰州,心裡雖然還有點不悅,但更多的是捨不得。

等凌辰州穩定情緒平靜一些,緩緩地說起原由時,方宥弘就知道自己在乎的,並不完全是凌辰州有沒有跟方丞上床或發生其他的關係。

而是眼前這個人,是不是跟自己在乎他一樣,在乎著自己。

是不是沒有欺騙,是不是還能走下去。

他們的交往看似順利通關,筆直走向完美大結局,你愛我,我愛你。

但他們等待了太久,一團混亂後,結局驟然降臨。於是他心底的不踏實,總是死纏著不肯放。

他們的對話被經紀人打斷,各懷心思前去錄影,一路上,方宥弘不只一次假裝自己沒看見凌辰州偷看他的視線。

他有些心軟,想安慰對方,卻礙於場合不洽當。

上通告節目時,他忍不住還是給了凌辰州一些回應,而凌辰州立刻站到他身邊來的動作,讓方宥弘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終究,他還是捨不得讓凌辰州有太多的委屈或傷心。

在只剩一個路口便到他們家時,方宥弘清了清嗓,先開了口。「你要繼續說嗎?」

原本安靜坐在一旁的凌辰州,突然像被大燈嚇到的兔子般僵直了身體,過了幾秒才點了點頭。

「方丞跟我客套了幾句後,就說他有件事想麻煩我。他有個朋友是我們的粉絲,你也見過的,就是方丞帶來後台的那個年輕人。他要我簽名,還要在簽名版上留言鼓勵對方,方丞對他十分上心。我就開玩笑問了句莫非是心上人,方丞很大方就承認了。」

方宥弘應了聲「嗯」,俐落轉彎,熟門熟路地將車停進停車格裡。

他們下了車,難得兩手空空地回到家裡。普拿疼一聽家門被打開的聲響,便第一時間撲到方宥弘腿邊喵喵叫。

方宥弘蹲在客廳一角餵貓,凌辰州也罰站似的站在客廳一角,接著說:「有一次,方丞問我能不能跟他網路互動多一些,這樣對方也會更注意他一些。我那時候想,如果我也這麼做呢?如果他跟我互動多一些,你會不會多在意我一些,會不會……有沒有可能……發現你其實是愛我的。」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