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什麼事情用另外的角度去看,就會有不同的風景。

以前擔心被排擠,現在卻覺得沒有人打擾自己也不錯,至少不用再去煩惱要不要把筆記捐出去這件事情。

都是因為認識了學長啊……嘿嘿嘿……。

「一個人在這邊傻笑什麼?」

「咦?」

「你把手機放在實驗室就過來了,剛剛一直響。」一踏進教室就看見這個傻孩子在傻笑,林綜則忍俊不住也跟著笑出來,「這堂考統計對吧。」

「嗯啊。」啊……。「所以是你監考嘛?」

「嗯,等一下考完你要不要一起回我家,行李的話直接用放在我家的衣服應該就夠了吧?」

看著學長若無旁人的樣子,梁敬宏其實是擔心班上同學的反感的,但是現在大多數的人都在死命抄著小抄、刻著版書,他們的對話似乎是可以被忽略的。

「好啊。」

話尾才剛落,上課鐘便已經響起。

「把書本收下去,我會抓作弊大家應該知道。」

看著低頭數考卷張數的學長,想起他說過的,其實學長站在講台上監考是煙霧彈,實際上趙講師會站在教室後面抓作弊者。

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是這樣,不過既然學長來了,應該還是會維持原狀吧。

轉頭看了眼可以說是躍躍欲試的同班同學,梁敬宏站起身就往教室外面走。

「敬宏?」

「我去一下廁所,等一下就回來考試。」

不敢面對林綜則的關心,梁敬宏抓了手機就往廁所跑去。

廁所的電燈是感應式的,瞬間全亮的當下,刺痛了眼,不是真的痛,就跟自己現在不是真的想上廁所一樣,只是藉口,只是形容。

拿出手機,螢幕的亮光很微弱,是自己為了省電調的亮度。

電話簿上顯示的名字依然是那兩個字,腦子裡面盤旋的,也依然是同樣的兩個字。

他想原諒,想原諒羅晏。

卻一直找不到理由找不到藉口,羅晏是對他好的,他相信。或許當初錯過了什麼,誤會了什麼,遇見了什麼,讓羅晏背叛他,可是對這個當初唯一一個肯跟他說話的同學……

怎麼樣,都放心不下。

當初怎麼樣都不願意原諒的想法,曾幾何時地被時間磨去了些許,看著不願意面對他,也被全班同學排擠著的羅晏,心口很痛。

他得到幸福了,可是羅晏呢?

 

 

 

 

                  *           *

 

 

 

 

南投山區一直以來都是觀光勝地,一旦是假日時段一定人潮擁擠,不過,學生最大的優勢就是放假時間跟大多數上班族都不一樣,因此,雖然是平常不容易預約到的旅館,也在打六四折的情況下訂到了。

坐著公車到達旅館外面,素有小瑞士之稱的南投山區,繚繞著霧氣,非假日期間,安靜地像是真的是世外桃源一般。

走進了公車站旁邊的便利超商,端著林綜則買好了的關東煮,等著對方打電話聯絡旅館人員過來接他們,梁敬宏找了椅子坐下。

「還會冷嘛?」掛掉電話走向梁敬宏,林綜則沒有伸手接過對方遞來的關東煮,「拿著吧,等等旅館人員就會過來了,你要不要買什麼東西上去吃?」

搖搖頭,梁敬宏笑著,「就算有工讀的薪水也不能亂花掉。」

跟學長來南投玩,已經是覺得對爸爸很愧疚了。其實應該要把所有的工讀費用都繳交回家,但是卻在學長的邀請下,自私地偷偷拿了四千出來玩。

怎麼想都覺得很對不起爸爸,尤其是他把錢匯給爸之後,接到爸帶著哽咽聲的電話,要他還是好好唸書,對不起爸爸沒有用不能讓他好好唸書要打工……。

「敬宏?怎麼了嗎?」

「沒有,我在想我爸的事情而已。」

「嗯。」揉揉那個傻孩子的頭,礙於人在外面要保住對方的面子,林綜則忍著不要伸手抱住對方。「好好玩個一天,然後再回家幫爸爸做農務,我想你爸也不希望你花了錢卻不快樂吧。」

「是這麼說。」

「那就好好玩,等等下了行李就出來逛逛?」

還沒等梁敬宏點頭,便利商店的門便打了開,走進來的是穿著旅館背心的工作人員。

讓工作人員把兩份行李搬到後車廂,坐進休旅車後,好客的工作人員便開始跟後座的兩個人聊起天來。

「你們是哪個學校的啊?看起來應該是學生齁?」

「我們是C大的學生。」知道梁敬宏不太會跟陌生人聊天,林綜則接了話,「園藝系,我碩一,他大二。」

「啊,那你是林先生囉?」一邊熟練地開著彎曲的山路,工作人員繼續說著,「你們系上也有個徐老師明天要過來住捏,你們說好的啊?」

「沒有,學生跟老師都沒交集的。」要是知道徐君臨要過來,他絕對不會挑這間素有名氣的旅館的。「老師也跟我們住一樣的地方嘛?」

「沒有,」甩過一個髮夾彎,「徐先生他住隔壁棟,說他怕吵,包了一整棟只住一層咧。你們學校福利不錯齁?」

不,那是因為他是神經病,包下一棟的話一個晚上總共要四萬八,瘋子才做。

雖然這樣想,但是當然不能這樣說,林綜則只是笑了笑,「老師平常也很辛苦,放假亂花錢也是正常的嘛。」

「也是啦。」

隨口抬槓了一下子,像是歐洲宮廷般的建築便矗立在兩人眼前。

「我終於知道旅館費用怎麼會這麼貴了……。」

愣在當場,看著搞不好比自己還高的大門,梁敬宏不自覺地說出了心中的衝擊。

「齁齁,不貴,住一個晚上你以後就會常常來,」工作人員拿好了行李走上階梯,不忘替自己家旅館宣傳一下。「我們這邊很多都是常客喔,像你們徐老師就是啊!」

拜託不要再提到他了,我們是來度假的。不著痕跡地翻翻白眼,林綜則卻接著笑了笑,「請問我們要在哪裡Check in?」

「往前直走的二樓櫃檯,我會先把你們的行李拿到房間裡面喔。」

「謝謝。」

目送工作人員離開,踏著青石作成的地板,走上二樓,看似燃著火焰的壁爐有著溫暖的氛圍。

捧著關東煮等林綜則登記入住,然後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越過挑高的客廳,經過復古式的歐式吊燈,轉個彎,隔開客廳的人潮,梁敬宏踏入了恍若另一個國度的房間。

聽完工作人員的介紹以及讓他把行李拿進房間之後,林綜則這才有空注意到那個還在震驚中的梁學弟。

「好漂亮……。」這裡真的是台灣嗎?

「之前徐教授要我幫他訂了三四次吧,我對這裡就滿有興趣的,你也喜歡就好。」

「喜歡是喜歡……。」不過一個晚上四千九會不會太可怕了!

「要現在出去逛小花園嘛?還是休息一下?」

「可以明天再逛嘛?我想看看這裡的風景。」

「那他們下午有在大廳供應免費的下午茶,要不要吃吃看?趙講師說很不錯。」

看著脫了外套之後一邊找著衣架,一邊四處看著擺飾的梁敬宏,林綜則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外套就放椅子上吧,這裡的衣架在衣櫥裡面。」

「謝謝。」

儘管告白了,也交往了快要三週,可是太靠近這個傻孩子,他還是會下意識地躲一下,然後一口一個謝謝。

謝到他都不好意思告訴梁敬宏說,其實他是有目的的,哀……

帶著梁敬宏走出房間,迎面而來的冷空氣讓梁敬宏用力打了個噴嚏,順便讓頭撞到了走在前面還拉著他的手的林綜則。

「對不起、對不起。」

「真是個乖寶寶啊……。」沒打算跟梁敬宏解釋自己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林綜則只是拉著對方盡快踏入有放暖氣的大廳裡面。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