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者很快地送上了他們坐定後指定的熱紅茶與糕點,非假日的大廳,空曠而讓人略帶著空虛感。

兩個人坐的位置在窗邊,濃重的霧氣凝結成水氣貼在窗上,外面的針葉樹若隱若現。

很適合情侶來的地方。

「學長。」

「嗯?」

盯著對方拿著湯匙攪拌紅茶的手指,梁敬宏緩緩地說了堆在心中很久的話。

說久,其實也才前兩天的事情。

「我傳了簡訊給羅晏。」一樣拿著湯匙的手,卻一點也不優雅,死命地捏著。「告訴他趙講師會抓作弊,讓他千萬不要作弊。」

那個時候,其實想到的不是什麼作弊會被抓,而是終於,終於讓他找到了可以有理由跟羅晏重新聯絡的理由。

傳了簡訊就飛快回了教室,大家已經在考試,羅晏頭也不抬,他也只好馬上坐下寫考卷。

心不在焉地考著,等到交卷後打開手機,然後跟想像中的一樣失了望。

羅晏沒有回傳簡訊。

空蕩蕩的手機螢幕,跟他當下空蕩蕩的思緒一樣。

「我知道,不過羅晏當下就直接關機了。」看見梁敬宏用力抬起頭,林綜則嘆了口氣。

就知道羅晏這個人沒這麼容易從他家學弟腦中抹除。

「他的手機一響他就關機了,傻寶寶。」搖搖頭,林綜則接著道,「你跟羅晏,不可能當回朋友了,我知道你心軟想重新開始,但是不可能了。」

「為什麼?」

面不改色地看著明顯不怎麼相信這件事情,甚至是被打擊到的梁敬宏,慢條斯理地把湯匙放在杯緣,林綜則接著說。

那個可以斬草除根的消息。

「羅晏喜歡的人是我,他會陷害你,說你作弊,是因為妒忌。沒有回你簡訊也是正常的,你們是情敵啊,懂嗎?」

儘管不忍心,儘管不願意,可是他必須這麼做。

敬宏跑出教室的那瞬間他就決定了。

大概猜得出來敬宏要做什麼,尤其過沒有多久羅晏的手機就傳出聲響,就更加確定了他的猜測。

梁敬宏只能是他一個人的,不管是人,還是他的單純他的誠實都是。

就算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事情,就算梁敬宏撒的是個可以忽略的謊,但是因為別的男人所以撒謊,再怎樣他都忍不下這口氣。

即使那個人只是朋友,只是羅晏,那個永遠不會跟他搶梁敬宏的羅晏也一樣。

儘管他很心疼,那個在他眼前忍著眼淚低下頭的人。

可是不能讓步,他知道羅晏很後悔這麼做,如果讓敬宏也心軟,回到當初好朋友的時候,他豈不是還要跟羅晏瓜分他情人的時間。

傻的才在這個時候心軟。

「敬宏?你還好嗎?」

「……回不去了嗎,學長,羅晏他第一個,是在班上跟我,跟我當朋友,說話的人。」

已經語無倫次了啊,傻寶寶,羅晏他不值得你哭的。

起身坐到梁敬宏身邊,伸手環抱住那個眼框泛紅的人,林綜則拍了拍對方的背脊,輕聲軟語。

「你還有我啊,反正同學畢業就沒連絡了不是嘛?」

「……。」

「不要哭了,人生本來就會錯過很多,失去很多,這些都只是學習,讓你學著以後不要傻傻地什麼都相信。」

「羅晏他、他,他真的討厭我了嗎?」掉著淚,才知道自己這麼傻。「我不知道他喜歡的人是你,如果我早點知道,就不會,就不會……。」

「應該是真的討厭了吧,畢竟你們是情敵。」以袖口擦著對方停不下的眼淚,林綜則壓抑著別去想那個「就不會」後面要接的是什麼話。

不管是什麼,既定的事時都是無法改變,「早點知道」就等於來不及,千古真理。

「……學長。」

「嗯?」

「謝謝。」拉開林綜則的袖口,梁敬宏抽抽鼻子,忍著淚,擠出笑容。「你衣服都髒了,眼淚鼻涕的。」

「不會,你不哭就好,傻寶寶。」

「什麼寶寶?」啊?

「你啊,這麼乖這麼傻,跟我家對面的五歲寶寶一樣可愛,不是寶寶是什麼。」

「……。」什麼氣氛都破壞光了,誰是寶寶啊!誰五歲啊!

「寶寶?」

「……。」我忍!我忍!

「寶寶?」

「學長,不要在公眾場合叫我寶寶!我二十歲了!」

不管你幾歲了,都還一定會是,我心愛的寶寶。

知道嗎,敬宏。

只要擁抱著你,不管是這麼華麗的現在,還是乏味的實驗室,都是我唯一的所在之處。

雖然我的手段卑劣,雖然我個性不好,但是我會用我所有的愛情,補償你。

因為,

我愛你。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