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們抵達飯店,守在門口的歌迷們以歡呼迎接。凌辰州很想按下車窗揮手,但歌迷人數實在太多,他不敢冒險,要是讓車子堵在門口就不好了。

車子緩緩駛入地下停車場,一行人抱著行李上樓,拖著下飛機後的疲累身軀在大廳一隅等經紀人登記入住。

幾名眼尖的歌迷發現他們後吱吱喳喳著,卻沒人敢過來搭話。這都要歸功梁旻湖調教歌迷有方,除非團員主動打招呼,不然歌迷們不會過來講話或要求合照。

但歌迷們拿起相機猛拍,就不在他們的管轄範圍內。

儘管不遠處斷斷續續傳來快門聲,還沒睡飽的凌辰州扛不著睡意,又歪歪斜斜地往右邊一靠,臉頰貼著方宥弘的肩膀後蹭了蹭,繼續入夢。

方宥弘動也沒動,連手裡拿著平板的高度都沒變。倒是歐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最後皺起了眉頭。

一時半會後,經紀人拿著兩張房卡走向他們,說:「凌辰州、方宥弘跟歐陽一間,我跟小湖一間。」

向來對這種事情沒什麼意見的歐陽突然不願意了,他站起身,奪走其中一張房卡後塞給方宥弘。「我再去訂一間房。」

經紀人追在歐陽身後問原因,歐陽揮揮手,說他半夜要聽路妱妱的廣播,那兩個人太吵了,礙眼就算了還礙手礙腳。

「什麼礙手礙腳,你幹嘛多訂一間,你們那間是四人房。」經紀人不放棄地想阻止,但歐陽乾脆戴上耳機,來個裝聾作啞。

如此大的動靜不僅引起歌迷們的騷動,也讓剛閉上眼的凌辰州醒了過來。

「歐陽怎麼了?」

「他說他要聽妱妱的廣播,嫌我們吵。」方宥弘收好平板及房卡,拉著凌辰州起身。他一手握著凌辰州的手腕,另一手去撈行李箱。

「那他要聽的時候戴耳機就好了……」凌辰州看了眼歐陽,又看看梁旻湖,突然覺得有股心虛感。

他跟方宥弘交往的事,好像真的沒跟另外兩個團員仔細說過……

「他大概是怕打擾你們吧,」梁旻湖回望自家主唱,笑道:「畢竟你們和好後就開始練團,忙得連睡覺時間也沒有。」

「打……說什麼打擾……」凌辰州乾笑兩聲,正欲說些什麼時,梁旻湖卻抬手制止他發言。

「你們兩個不會以為我什麼都沒看出來吧。」梁旻湖點了點自己的眼尾,口吻裡帶著一絲同情地說:「我又不是瞎了,朋友之間鬧彆扭跟情侶吵架還是差很多的。」

凌辰州知道自己正不太雅觀地張著嘴,但現下管不了這麼多,他想說些什麼反駁,卻又不想說出口。

梁旻湖可沒管凌辰州想幹嘛,又說:「更何況,之前方丞的事情,方宥弘的反應可不像一般兄弟多了個好朋友。我敢說,要是方丞跟我或歐陽交好,他一定沒有任何意見,頂多叫我們跟方丞聚會時別帶上你。」

「這倒是真的。」方宥弘大方承認,「誰知道方丞是不是假借跟你們交朋友,其實目標是凌辰州。」

「別講得好像我們沒任何當朋友的價值好嗎,」梁旻湖作勢嘆口氣,道:「歐陽應該也知道,他在車上說你們眉來眼去那句,應該是在提醒你們,經紀人還在場呢。你們是想當著Eva的面一起出櫃嗎?」

凌辰州遮住嘴,混亂破碎的句子從指縫中漏出,「歐陽,歐陽,知道嗎?」

「他知道。」方宥弘說完後,凌辰州立刻睜圓了眼,轉頭看向方宥弘。「他上次來我家吃飯的時候,我讓妱妱跟他說清楚了。」

凌辰州眨了眨眼,覺得一切完全超出自己想像。

他剛剛還有點心虛呢!現在只覺得自己前幾天練團時,就應該在歐陽炫耀女友貼心幫他準備晚餐便當時,奮力跳起全力反擊的!

他揉揉眉角,低聲問方宥弘:「你就不怕歐陽不能接受?」

「應該是他比較擔心我不接受他,」方宥弘指指一旁辦完入住手續就往電梯方向走,假裝沒看見經紀人在他身後碎碎念的歐陽,接著說:「我可是他寶貝女友的哥哥。」

「少來,我又不是不認識你。你就只是個溺愛妹妹的笨哥哥,路妱妱要是哭鼻子說她就是喜歡歐陽嘛,你是敢反對嗎?」

眼見兩人開始旁若無人地聊了起來,梁旻湖咳了咳,道:「要聊到房間裡聊。」

被提醒的兩人各自拉著行李箱,跟梁旻湖一起走向電梯搭上樓,找到房間後揮手道別。

「我本來還怕歐陽不能接受的……」凌辰州脫了鞋子就往房間正中的沙發走,路過小吧台時順手拿了顆橘子,「結果他們都知道了,我卻不知道他們知道。」

「歐陽能接受的。」

「你怎麼知道?」

方宥弘從凌辰州手裡拿過被剝得很醜的橘子,坐在凌辰州身邊說:「他跟妱妱要公開交往那天不是傳了訊息給我嗎?」

「哦……好像有這回事。」

「你臉上寫著你忘了。」

「我才沒忘!」凌辰州抬起下巴,飛快答題:「他說他跟路妱妱要公開交往,還說你之前跟他說我可能是你真愛嘛!他還說是真愛要追快追,不然被方丞追走就欲哭無淚啦。他得意的要死,根本不知道我們已經在交往了,進度超前他好嗎!」

方宥弘看起來有些感動,這讓凌辰州又有些臉紅。

是啊。凌辰州想:自己是當局者迷,腦子裡也只裝得下跟方宥弘有關的事,都忘了歐陽早就說得清清楚楚。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