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窩在沙發上膩著說了好一會話,等凌辰州吃完橘子後,方宥弘便準備出門買泡麵。

「等等,我也要去。」凌辰州邊說邊跑向小吧台洗了手,「聽說有新口味。」

對於凌辰州的要求,方宥弘幾乎不會拒絕。他們拿了錢包跟房卡就出門,下樓前順路敲門問問歐陽跟小湖要不要買些什麼。

梁旻湖說她只想睡覺,晚點還要去演唱會場地看看,回來的時候再買就好。

而歐陽站在門口,兩手抱胸看著凌辰州幾秒後才說:「我知道你們憋很久了,但至少明天不要讓攝影機拍到你們誰脖子上有什麼痕跡。」

凌辰州懶得說誰會在演唱會前一天做這種事啊,嫌體力太多嗓子太好嗎?

方宥弘倒是慎重地答應了,下場是被隔壁的自家主唱踹了一腳。

兩人悠悠哉哉地往飯店附近的便利超商前進,沿路遇到幾名興奮看著他們卻不敢上前搭話的歌迷。凌辰州心情很好,就在路邊幫幾位歌迷簽了名,拍了合照。

他本來還想跟歌迷聊聊,但礙於自己的日文程度實在上不了檯面,只好微笑以對。

方宥弘幫歌迷簽名時瞄了凌辰州一眼,接著翻譯歌迷們也有點語無倫次的話給凌辰州聽,凌辰州回應歌迷道「我也很緊張,要是明天忘詞妳們不要笑太大聲啊。」

歌迷們聽到方宥弘的翻譯後,點頭之餘又是一串日文,方宥弘又說:「她們說,吉他手說過了,主唱唱到忘詞是限定版,不能笑,要感恩,沒來這場的看不到。」

凌辰州保持微笑跟歌迷揮揮手,等歌迷三步一回首地離去後才說:「我才不信她們這樣說。」

方宥弘笑了笑,拍拍凌辰州肩膀後又繼續往前走。

一到超商,凌辰州繞了兩排找到放置泡麵的鐵架,想也沒想就開始掃貨,每種口味都拿一個。

「你吃的完?」

凌辰州道:「吃不完可以帶回去啊。要是吃到地雷就送給歐陽,要是吃到不錯的,回去前再來買兩包。」

方宥弘還想說些什麼時,突然聽見了急促的快門聲。他一回頭,只見好幾名女孩子站在那,其中有幾人拿著配備齊全的單眼相機。

凌辰州挑完泡麵,扯了扯方宥弘的袖子,「泡麵數量有點多,你先結帳?我去買熟食。」

「好。」方宥弘又多看了幾眼,覺得那群女孩子應該是歌迷後才前去結帳。沒多久,凌辰州捧著熟食站在他身側,滿懷期待地看著即將進入他胃裡的食物。

快輪到他們結帳時,凌辰州單手拿著食物,摸摸口袋想找出錢包。

方宥弘看了他一眼,語帶憂心低聲問:「你找什麼?護照不見了?」

「不是,找錢包付帳啊。」

方宥弘晃了晃手中的錢包,充分表示自己會付。

「那我回去再還你。」凌辰州把熟食放在櫃檯上等待結帳時,又低聲說:「要是你付錢,我才捨不得把不喜歡的泡麵塞給歐陽。」

方宥弘一挑眉,笑著答應。

挑完食物散步回旅館時,方宥弘突然接到經紀人的電話。Eva說打算提早去場地看看,聽技師的說法好像器材有點問題,我也搞不太懂,你們兩個快點回來就是了。

兩人一聽,頓時也沒了吃東西的心情,東西放回房裡後就跟其他團員一起前往演唱會場地。

因為疲累,四名團員除了剛剛有睡一下的梁旻湖之外,皆不想讓跟在他們身邊的攝影機追著拍。

但其他三人跟幾名技師圍在一起處理效果器的問題,凌辰州只能忍著讓攝影師跟在他旁邊亂拍,拍他總比去吵方宥弘他們好。

等事情進行到收尾階段時,凌辰州忍不住遮住臉蹲下來,背對著攝影機。本來在台下跟技師溝通的方宥弘則跑上台,拍拍攝影師的肩膀說我們去拍後台吧,歐陽在挑戰十秒內上廁所。

等他們再次回到飯店,實在太累的凌辰州提不起勁吃宵夜,一個人蹲在筆記型電腦前,捧著未拆封的泡麵發呆。

「很累的話怎麼不先睡?」洗完澡的方宥弘擦著微濕的頭髮走到凌辰州身邊,伸手便揉了揉凌辰州的頭髮。

「要洗澡。」凌辰州慢慢地說,他指著螢幕上幾張歌迷即時上傳的照片,又說:「我黑眼圈嚴重到看起來像自帶煙燻妝。」

「還好,照片不是近拍,不明顯。」方宥弘看了一眼,安慰道:「應該是超商燈光太亮了,你皮膚又白,看起來才嚴重。今天睡飽的話,應該會好一點。」

凌辰州放下泡麵,身體一歪就靠在方宥弘身上,「我看超商裡拍照的那些小女生裡還有人帶單眼的,怎麼照片這麼糊而且也沒拉近?可惜了這麼貴的相機跟鏡頭……」

「搞不好是拍了,但考慮到你心情所以沒上傳吧。」方宥弘在凌辰州的後頸上輕輕按摩,等凌辰州閉著眼享受時,又問:「你要不先睡?」

凌辰州迷迷糊糊地點了點頭,但一離開椅子卻是直接往浴室走。

方宥弘從對方的行李箱中翻出換洗衣物,在水聲停了一陣子後敲了敲門,問:「要幫你拿衣服進去嗎?」

凌辰州含糊地應了聲,開門後俐落地奪走衣物又關上門。

儘管只開了一點門縫,方宥弘還是在滿浴室的水蒸氣中,瞧見凌辰州微紅而顯得萬分可愛的臉。

他站在門口等凌辰州開門,本來打的如意算盤是鬧凌辰州兩句就放人睡覺,沒想到凌辰州一開門便投懷送抱,賴在他懷裡說我走不動了,你就拖著我回床上睡吧。

對此要求,方宥弘欣然接受。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