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銘謙想也沒想便拒絕,酆敏淳倒是答應了。兩人答案不同,酆敏淳也不太意外,他又問齊哲樂:「他離開,但房門不能關。可以嗎?」

「不行,必須關房門。」齊哲樂毫不退讓,他接著說:「不然不談也行。反正是你們想談不是我,我有事要出門,大家散會。」

見齊哲樂故作俏皮的兩掌一拍,作勢要離開,酆敏淳拉住他,問:「為什麼要關門?」

「因為有些話我不想讓宋大哥聽見啊。」齊哲樂笑道:「人總是有幾個秘密的,對吧。」

「你想守著秘密就守著吧,」宋銘謙冷淡地直言:「這輩子就守好它,別說出口。反正,我跟敏淳都不是樂於窺探他人秘密的人。」

酆敏淳原以為齊哲樂會開心的下逐客令,沒想到齊哲樂聽見宋銘謙的這句話後,卻猶豫了。

「敏淳,我們走吧。」

「等等!」齊哲樂反手抓住酆敏淳的手腕,咬牙道:「宋大哥可以留下,但不能說話,也不能聽我們說什麼,他得戴著耳機。」

「不必了。」宋銘謙伸手想撥開齊哲樂緊握的手,卻見齊哲樂拉著酆敏淳往後退。「你做什麼。」

「你就這麼緊張他?這麼不信任我?一點點的、」齊哲樂驀地紅了眼眶,他甩甩頭,又說:「我在你們眼中就沒有一點好嗎?」

齊哲樂邊說,手裡的力道不自覺加大,酆敏淳則皺起了眉。他道:「齊哲樂、」

「你閉嘴。」齊哲樂頭也沒回,他看著宋銘謙,話卻是對酆敏淳說的。

「齊哲樂,我不要求你有禮貌。」宋銘謙冷冷說道:「但你要知道,你現在做的事,已經踩到我的底線。」

「這已經是你的底線了?」齊哲樂眨眨眼,執著地瞅著宋銘謙,每一瞬,每一秒,都不願放過那般。「你知道嗎?宋大哥。我的底線,每一天,每一天都有人在踩它。可是我不能說,也不能生氣。」

「那是你的事。」

齊哲樂從口袋裡掏出本該在浴室裡的刮鬍刀刀片,他讓酆敏淳站在自己身前,一手握著酆敏淳的手腕,另一手將刀片抵在酆敏淳的頸動脈上。他笑了笑,說:「對,是我的事,所以沒有人知道我有多痛。等我在你的底線上多劃兩刀,你就會懂。」

「銘謙,」酆敏淳閉上眼,冷靜道:「報警。」

「你敢拿手機出來,我就先割他的動脈。」齊哲樂咬牙道:「我說到做到。」

宋銘謙沒動手拿手機,他盯著那反光著的刀片,低聲問:「你做這些,只是為了要讓我覺得痛?」

「不止,遠遠不止。」齊哲樂見宋銘謙沒大動靜,便笑著道:「我本來不打算這樣做的,誰叫你堅持不離開呢。」

「你本來打算怎麼做。」

齊哲樂沉默著,直到酆敏淳因為手腕疼痛而輕輕嘶聲,他才呢喃道出。

「……等你們來上海巡演,我會找個機會約酆敏淳出來。飯店我都訂好了,先把他關起來,讓你緊張幾天。我再陪著你找,我們會共同度過那段很難熬的日子。最後,你會找到他的屍體,當然,會有人幫我頂罪。我對你們很好吧?還讓你們先度蜜月了。」

齊哲樂說完後,一時之間,沒有人再說一句話。

酆敏淳極力忍著痛,他的指間有些發麻,手腕卻疼得要命。

宋銘謙沒答腔,甚至沒有憤怒指責大罵,他只是看著齊哲樂,冷眼看著。

「你不罵我是個瘋子嗎?宋大哥。」

「罵了有用嗎?」宋銘謙揚起臉,挑眉問:「所以,你不停找理由來找敏淳,不是因為你喜歡他,是因為想跟他打好交情,以便日後約他出來?」

「是啊,」齊哲樂聳肩,擠出一個類似無奈的表情,「我怎麼可能喜歡他。」

「這麼說來,你恨我?」

齊哲樂瞇起眼,看著酆敏淳說:「不是你,是所有可能嫁給宋大哥的人。你們如果感情不好,那還好一點……」

刀片被施力壓進酆敏淳頸間,齊哲樂接著道:「可是你們感情這麼好,除非拆散你們,否則我沒有機會了。」

「你現在殺了我,也不會有機會跟銘謙在一起了。」

「都怪你!」齊哲樂在酆敏淳耳邊大喊:「我懂宋大哥,我懂他!我這麼做,他一定以為我喜歡你,除非必要,他一定不想帶你來上海,不想讓你見到我!我可以慢慢準備,他就不會發現你是我殺掉的。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要求提早來上海,對不對!」

酆敏淳小心翼翼的呼吸著,他看著宋銘謙,心裡全是愧疚。

他以為能跟酆亭芳好好溝通,也能跟齊哲樂說明白。卻忽略了,齊哲樂的情況他並不了解,齊哲樂對他有什麼想法,他也不清楚。

自己的自以為是,讓宋銘謙陷入這樣的困境裡。

齊哲樂嚷著,說:「我本來想把門關上,跟酆敏淳約下次見面的日期跟地點。既然你們來了,也省得我之後還要想辦法單獨約酆敏淳。但是、但是、」

「你知道我的。」宋銘謙答道:「既然不歡而散,以後我也不會給你任何機會單獨接近我跟敏淳了。」

齊哲樂扯起單邊嘴角笑了,「對,你會把我拒於千里之外,避免任何誤會或者傷害酆敏淳的事發生。就像那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一樣,你會微笑以待,可是我再無法走到你身邊,對不對。」

齊哲樂越說越是小聲,最後聲音近乎顫抖著,「我一看到你們來就知道,不對,從我第一天見到你們約會就知道,我沒有機會了,沒有了,再沒有人會在乎我說什麼。」

「有的。」宋銘謙道:「哲暐就很在乎你。」

「他是怕我丟齊家的臉。」

「不是。」

酆敏淳眨眨眼,確定自己沒看見宋銘謙開口,但的確有個聲音從宋銘謙那個方向傳來。

齊哲樂錯愕地睜圓了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宋銘謙。

「我阻止你找宋銘謙,是因為我希望你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找下一個你喜歡的人,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宋銘謙身上。我跟爸說過,我扛家業是為了齊家,也為了你。你想娶誰就娶誰,想跟誰在一起就跟誰在一起,如果我撐不起齊家,一定要商業聯姻,那也由我面對就好。」

宋銘謙自西裝的內側口袋裡拿出手機,螢幕對著齊哲樂。

酆敏淳發現齊哲樂稍稍鬆了手勁,他沒動,深怕齊哲樂又把注意力放回他身上。

「哥?你、你電話……」

「銘謙今天凌晨跟我說,他要去上海找你。」

手機螢幕亮著,上面的人名是齊哲暐,通話開了擴音,進行了將近二十分鐘。

「他說,如果敏淳說的沒錯,你喜歡的人還是他的話,那你最近的行徑不太對,可能是走偏了。」

「我沒走偏!」

「你走偏了,是我跟爸逼著你走偏的。」齊哲暐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卻帶著一些鼻音。「我以為讓你去上海,你能開開心心的玩,認識新的朋友,可能會有新的愛情。但終究是趕鴨子上架,我應該要聽你說話,而不是要你去找新朋友談心。」

齊哲樂雙手顫抖著,他瞪著手機螢幕,彷彿與他對談的人就站在他面前那般。

「哲樂,如果你願意回來,我幫你訂機票。下個月有幾個還不錯的派對,只要你不嫌他們怎麼玩都是唱歌跳舞烤肉撩妹,我們一起去,當打發時間也好,他們有幾支酒還是可以喝的。」

「帶我去?」

酆敏淳發現齊哲樂鬆了手,宋銘謙也發現了,動作極小地朝他搖搖頭,示意酆敏淳別動。

「當然帶你去,你被那個單戀酆敏淳的偷窺狂耽誤大好青春已經夠倒楣,我們也該闢謠了。宋銘謙,是不是。」

「是。」宋銘謙將手機遞至齊哲樂面前,說:「如果我當年勇敢一點,跟我爸媽說我單戀敏淳,非他不娶,也不至於弄出這些誤會來。」

齊哲樂接過手機,看著螢幕,眼淚滴滴答答地墜在螢幕上。他一手緊握手機,另一手以袖口抹掉上頭的眼淚,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酆敏淳這才三步併作兩步繞到宋銘謙身旁,握住宋銘謙的手。

他原以為宋銘謙胸有成竹,至少是有備而來。但十指交握後,酆敏淳才詫異地發現,宋銘謙跟他一樣,手也輕輕顫抖著。

酆敏淳抬頭看向宋銘謙,見對方也看著他,便以唇語說了句「我沒事。」

宋銘謙點點頭,握緊了他的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