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酆敏淳的要求,宋銘謙當晚便致電他們訂票的航空公司公關部部長,在部長的協助下,將蜜月期的所有航班全部調整過。

隔日一早抵達機場時,酆敏淳猶有睏意,接連打了幾個呵欠。

他們的行李早由專人提前送至機場,兩人此時只帶了一只手提包,由宋銘謙單手拿著。而宋銘謙得空的另一手,自然搭在酆敏淳的腰上。

酆敏淳則是頻頻揉眼,等過了海關後,隨著宋銘謙踏進貴賓休息室。

身為讓酆敏淳睡眠不足的罪魁禍首,宋銘謙早早安排人將毛毯與枕頭準備好,供酆敏淳在上機前想休息便能休息。

在宋銘謙面前,酆敏淳也不打算強撐著不睡,待服務生離去後,酆敏淳喝了點熱茶,抱著毯子就靠著宋銘謙的肩膀小憩一會。

登機後,宋銘謙失去依偎在他身邊補眠的酆敏淳,只能委屈地側身瞅著丈夫的睡顏,鄭重考慮是不是也買一台私人飛機。

快要著陸時,酆敏淳才轉醒。他一醒來,便聽見宋銘謙問他要不要喝點熱飲,剛剛廣播說上海還冷著,喝點熱飲比較保暖。

剛睡醒的酆敏淳愣愣地聽著,聽完便點頭說好,可愛得讓宋銘謙只想抱住對方。

酆敏淳捧著熱茶喝完後才清醒許多,準備著陸時,他轉頭對宋銘謙道:「其實我有點擔心。」

「嗯?擔心什麼?」

「雖然我昨晚這麼說,」酆敏淳嘆口氣,接著道:「但我想起之前魏晴繁說的,我的思考方式比較理想化,可是這世界上,很多事情遠比我想的可怕多了。如果,我的方法是錯的呢?」

「本來就沒有人能永遠都做出正確的抉擇。」宋銘謙想也沒想就道:「錯就錯了,至少我們是一起面對。」

「如果我想錯了,以後你跟齊哲樂見面會尷尬……」

「不會的。」宋銘謙苦笑道:「再尷尬也沒有上次尷尬。」

酆敏淳原本想問上次是哪次,但還沒問出口,已意會過來宋明謙是指差點要跟齊哲樂辦婚禮的事。

酆敏淳想了想,還是有點好奇當年到底是怎樣的狀況,便還是開口問了。

宋銘謙挑了幾個重要的時間點說明,像是他哪時被家長推去約會,跟齊哲樂彷彿喝過幾次咖啡,那時自己有多無奈,一一告知。

酆敏淳靜靜聽著,直到兩人踏出海關,他才開口道:「你當時,真的一點點也沒有打算……我是說,有一個人這麼好,又這麼喜歡你,你卻不打算放棄好久之前的單戀?」

「你吃醋啊?」宋銘謙湊到酆敏淳面前,笑得開心。

酆敏淳正經地搖搖頭,獲得宋銘謙一臉委屈的扁嘴動作。「他對你這麼好,你不心動。我什麼都沒做,你卻單戀這麼久。我總覺得、」

「你做了很多。」宋銘謙難得打斷酆敏淳說話,他拉著酆敏淳停下腳步,轉身正面對著丈夫,道:「接下來我要說的話,我連媽都瞞著,我說了,你也要保密啊。」

酆敏淳歪著腦袋瓜,好奇地瞅著宋銘謙。

「我們高中時常常同一週一起領獎,朝會時你應該見過我很多次,但你顯然對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宋銘謙有些可憐兮兮地,但酆敏淳沒想解釋,顯然是默認這結論。「不怪你,你常領獎,我只有偶爾領個全校第一的學業獎項而已。」

酆敏淳遲疑了會,最後還是沒憋住,直接說:「我的確沒印象,但這跟你領多少獎沒關係。」

宋銘謙道:「知道,那時候,你根本不在乎學校裡的任何人。」

酆敏淳點點頭,問:「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偷偷觀察你啊。」說完這句,宋銘謙突然笑了起來,又道:「因為太常觀察你,魏晴繁有陣子都叫我偷窺狂。」

酆敏淳也跟著笑,問:「所以,你觀察到什麼?」

「那些流言無法撼動你,有人打算揍你你也不害怕,我一度以為你真的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宋銘謙抬起手,以指腹摸了摸酆敏淳的臉頰,說:「那群要揍你的人離開後,過一會你才同手同腳的走出小森林。我原本以為你不怕,但,原來你只是把情緒都藏到肚子裡,或許是因為,你知道沒有人會挺身保護你,所以你不能在那些人面前,露出害怕或傷心的樣子。」

酆敏淳愣了下,像在回想當年。

「你這麼堅強,乍看之下無驚無懼,還挺直了腰桿,」宋銘謙低聲道:「我卻只想走過去抱緊你。」

「可是、」酆敏淳困惑道:「我並沒有對你好……」

宋銘謙搖搖頭,說:「愛情的開始,有時候並不是誰對你好或不好,而是那個人的一舉一動,能占據你多少心思。」

酆敏淳低著腦袋瓜,狀似深思。半晌,他才抬起頭,看向宋銘謙。「我同意。」

宋銘謙一愣,他本以為酆敏淳想了半天是要說什麼,沒想到,酆敏淳說出口的,卻只是一句我同意。

酆敏淳說完就往前走,宋銘謙跟在他身旁走著。

走了一小段路後,宋銘謙才領會過來,並神秘兮兮地湊到酆敏淳耳邊,輕聲問:「學長,你的意思是不是,我的一舉一動也,欸?學長!你怎麼走這麼快!」

前方加快腳步的酆敏淳才不管在他身旁假裝跟不上的宋銘謙,紅著臉,堅持不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