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敏淳張口欲言最後卻噘嘴支吾的模樣實在太可愛,宋銘謙忍不住抱緊對方,滿足的像是得到了整個世界。

「不管他喜歡誰,我都不希望他出現在我們的婚宴上。」宋銘謙撫著酆敏淳的背,輕聲說:「哪怕他無害,我都不想讓你有一絲困擾。這個婚宴的回憶,不需要他的存在。」

酆敏淳嘟囔著我沒有感到困擾,你這樣說,好像我打算趕走那些喜歡你的人。

宋銘謙低下頭,與酆敏淳額頭抵著額頭,他低喃著不是你,是我想趕走那些喜歡你的人,最好一個都不要留,只有我。

「就算有別人,」酆敏淳兩手貼在宋銘謙的臉頰上,半強迫地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我還是只喜歡你的。」

剛剛還面帶愁容的宋銘謙突然燦爛的笑彎了眼,他指了指自己的頭,說:「我把這句話背起來了,一輩子記得。」

在兩人說起情話時,回到專屬休息室裡的酆亭芳從包裡拿出手機,確定休息室裡只有自己一人後,撥了通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起,伴隨一記慵懶的呵欠聲。「亭芳?妳今天不是去參加婚宴嗎?怎麼有空找我?」女人問完一串話後,或許是伸手拍了身旁的人,電話另一端傳來清脆的拍打聲,與女人低聲要求對方睡好不要鬧的說詞。

「有件事想問妳。」酆亭芳往梳妝台前一坐,邊講電話邊審視自己的妝容是否依舊完美。

「嗯?融資的事嗎?」

「不,」酆亭芳嘆口氣,說:「叫妳男人離遠點,我們要講的是秘密,我都聽到他的呼吸聲了。」

女人笑著要男友閃遠點,那端沒多久後傳來彈簧床的嘎吱聲,想來是床上的其中一人下了床。

「說吧,他去準備早餐了。」

儘管知道沒其他人在附近,酆亭芳還是輕聲問:「你上次跟我說齊哲樂要跟妳借私人飛機。」

「是啊,不過我沒借。」女人又打個呵欠,接著說:「怎麼?」

「他有說想借哪一天,或是借多久嗎?」

「倒是沒談到那麼詳細,只知道是這個月,不知道哪一天。我早早就打發他了,」女人像是回想起讓她備感失望的餐點,委屈地嘆氣道:「也沒挖到八卦,傷心。」

「妳能幫我問問在上海有私人飛機的朋友,有沒有人借他飛機嗎?」

「幹嘛?這麼上心?該不會是要飛回去跟妳約會吧?」女人故作訝異地抽口氣,「是這樣嗎?」

酆亭芳輕哼一聲,連吐槽好友沒邏輯的胡說八道都懶。

「妳等等,我打電話問問。不過不敢保證能全部問到啊,這時間估計不是在睡就是正要睡。」

「嗯,妳盡快問,能問多少算多少。」

「等我問完,妳一定要告訴我原因啊,不然我不會善罷干休的。」

酆亭芳連聲道好,掛了電話後,她在休息室裡來回踱著步。沒猶豫太久,酆亭芳打開門,攔住一位服務生,問:「魏晴繁呢?他人在哪?我有急事。」

 

 

 

 

 

被告知酆亭芳找他時,魏晴繁朝天翻了個白眼,心想自己為何這麼蠢,居然相信宋銘謙說已經擺平酆亭芳的說詞。

那個瘋子哪有這麼容易擺平!看,現在一定是找上門要鬧事了!

魏晴繁拍拍西裝,確定自己看起來很不近人情後,敲了敲休息室的門。

「請進。」

魏晴繁開了門,還沒說話就被正在講電話的酆亭芳示意他先別開口。

他等了一會,酆亭芳才結束通話,眉眼之間全是煩躁。

「魏先生,請坐。」

魏晴繁撐著笑臉,心想坐妳個頭,老子很忙妳知道嗎?但他只是笑著問:「酆小姐有什麼事嗎?」

酆亭芳看了他一眼,也不強求他坐下,只說:「如果我的記憶沒出錯,齊哲樂曾經差點就跟宋銘謙結婚了對吧?齊家那些長輩當時以為能跟宋家結姻親,不管到哪,架子都擺的挺大。」

魏晴繁乾笑兩聲,說:「長輩的行事作風,我不好說什麼……」

「齊哲樂跟我朋友借私人飛機想回台北一趟,時間點是這個月。」

本來還想隨便找個理由閃人的魏晴繁,一聽酆亭芳這麼說,眼都給瞪圓了。「妳確定?這個月?回來了嗎?」

「我確定是這個月,我朋友沒借他,但不知道他有沒有向別人借。」酆亭芳站到魏晴繁身前,一字一字道:「如果他來婚禮上,鬧出什麼傳言來,讓酆敏淳傷了心、」

我就會被宋銘謙給宰了。魏晴繁在內心大吼出唯一結果,沒管酆亭芳後面說的「我絕不會放過你。」

內心的波濤翻湧之後,魏晴繁深吸口氣,回過神,眨眨眼,又看向酆亭芳。

「酆小姐。」

「嗯?」

「請問,妳剛剛是說,如果酆敏淳傷心,妳不會放過我嗎?」

「……我說的是,如果酆家丟了臉,我不會放過你。」酆亭芳以銳利的視線瞪向他,措辭也毫不留情。

魏晴繁揉揉額際,碎碎念著這要找民航局問還是要找有飛機的人問啊?好不容易理出個頭緒,魏晴繁要離開前,才突然想起告知他這件事的酆亭芳。

他掛著營業用的微笑,單刀直入地問:「酆小姐,我想知道,妳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件事?」

是故意扔個假消息給我,打算讓我忙得團團轉,妳才能大鬧會場嗎?

還是如妳所說,妳這位深深厭惡酆家私生子的大小姐,突然怕酆敏淳傷心?

魏晴繁沒問出口,但他知道眼前這位大小姐聽得懂。

酆亭芳原本直視魏晴繁,卻在聽到這個問句時別開了視線。

過了幾秒,她才開口說:「很多事,其實不是他的錯。我卻把錯推到他頭上,要他承擔我的憤怒與恨意。我沒辦法讓一切重來,宋銘謙大概也不希望我重來。那,我只能盡力彌補了。」

「哦?」就這麼簡單?魏晴繁盯著酆亭芳的側臉,試圖看出點情緒來,好辨別對方是否說謊。

「要信不信隨便你。」酆亭芳回過頭,揚起下巴直視魏晴繁,並伸手朝門口一比。「我還有私人電話要接,麻煩你給我一些私人空間。」

魏晴繁點點頭,從善如流出了休息室。一關上門,他立刻垮下肩膀重重嘆氣,接著掏出手機連絡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