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氣瀰漫。

浴缸裡的人隨手往水面上屈指一彈,一小片花瓣碎片飛往幾吋外的泡泡旁,帶著水滴,迅速下墜。

閔玧其揉揉鼻翼,身體不自覺漸往浴缸中間滑去,熱水順勢淹過鎖骨上的小小低窪處,沿著皮膚攀至喉結處。

入浴劑的香氣竄進肺裡,攜帶濃厚水氣,閔玧其深吸口氣,重重吐出。

在漣漪緩慢往外擴散時,閔玧其聽見宿舍大門被打開的聲響,伴隨著熟悉的笑鬧聲。

隨著談話聲越來越近,閔玧其稍稍撐起身,還清了清嗓。

「哥。」田柾國大概是沒在他房間裡看見人,又喊了聲,「哥?」

閔玧其瞇著眼,想著這位傻弟弟喊誰呢,房裡其他人都是他哥哥。還想著,閔玧其便聽見有人走到浴室外,敲了敲門。

「哥,你在浴室裡嗎?」

閔玧其以一個單音節充當回應,聲音不大,但田柾國顯然是聽見了,答了句「我以為哥還沒起床呢。」

閔玧其不置可否,聽著碩珍哥在外面說他早餐都沒吃,一醒來就去浴室裡折騰了。

他猛地從水裡起身,些許水花濺落地面,濕滑一地。閔玧其懶散地沖去身上的泡澡痕跡,在水面逐漸下滑至可見浴缸底時,隨手抽來毛巾擦乾身體。

或許是浴室裡的聲音太明顯,就像團員在浴室裡引吭高歌一般讓人無法不注意,閔玧其在打開浴室門時,一入目便是逮著時機守在門口的田柾國。

他瞄了那一雙兔子眼裡全是期待的弟弟一眼,撇撇嘴角,問也不問便往前走。

田柾國跟在他左側身後,熟門熟路地又把下巴靠在他肩上,溫熱的呼吸落在他耳邊,卻是一句話也沒說。

路過他們的朴智旻手上捧著早餐,笑著湊過來就要往他右肩上靠,田柾國卻推著他快步往前走,堪堪躲開了朴智旻。

一走進房間裡,閔玧其感覺肩上一鬆,回頭看,田柾國已經轉身把房門關上。

還鎖了。

閔玧其咳了咳,說:「你不吃早餐?」

田柾國點點頭,說他當然要吃早餐的。

這人這臉,歪頭說話時看著尤其乖巧。閔玧其輕巧挑眉,心想:也就是看著。看吧,肯定不是……

閔玧其還沒想完,田柾國已經湊到他面前,在他唇邊親了一口。

山岳崩於前亦不驚慌的閔玧其對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做了些表示,他眨眨眼,問:「你晨跑完還沒洗澡吧?我可是剛洗好。」

突然被嫌棄了的田柾國竟沒退後幾步,倒是在他另一邊的唇角又親了一記。

閔玧其本想推開,卻聽到田柾國說「我是在吃早餐啊。」

聞言,閔玧其笑了一聲,田柾國還想接著做些其他的,卻聽見門外傳來敲門聲,以及碩珍哥詢問他們要不要吃早餐的句子。

閔玧其果斷推開對方,正要往前走時卻被田柾國拉住手臂。

那人前乖巧可愛的小兔子露出無害的微笑,在他耳邊輕聲問:「哥,為什麼一早起來就去洗澡啊?昨天我不是幫你弄出來了嗎?哥昨天不是哭著說射不出來了嗎?」

閔玧其再次眨眨眼,在碩珍哥大喊「那是我的肉!」時,抬腳就踹了田柾國的大腿一記。「你個……」

被踹了一腳的田柾國卻笑著前去開了門,在閔玧其調整好表情準備離開房間時,又笑嘻嘻地說「哥臉紅的時候特別好看。」

他往後一瞪,自覺可能不太有殺傷力,乾脆就扔下田柾國,快步向前。

身後的人一蹦一跳又靠在他身後,一如往常。

閔玧其無視了不知道誰問的「哥,你臉好紅啊,是泡澡泡太久嗎?」,貌似難得專心一致地用餐著。

只是,桌面下,他踢了身旁的田柾國一腳,而田柾國依然笑得無辜單純。

一如以往,往後如常。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