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菜才上完,濃湯喝到一半,剛剛那個像是中邪一般的學長,好像就隨著沙拉被吃掉一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原本就認識的,那個個性有點惡劣,很愛把問題丟給他的學長──

一邊喝著濃湯,梁敬宏一邊在心中祈禱著剛剛發神經的學長快回來吧,他不想回答「你前幾天是不是在躲我」的這個問題啊!

「學弟,湯有這麼難喝嘛。」

「不是,是學長你的問題我不知道能不能說實話回答你。」因為對方半是玩笑語氣半是捉弄,氣不打一處來的梁敬宏憤憤地抬起頭,「正常人會問說你是不是在躲我嘛,會這麼直接問嘛?」

「不會。」

「那你又問來幹麻。」整他啊?

「與其浪費時間去想,不如就直接問你。」靠著椅子,啜著餐前酒,林綜則好整以暇地把問題丟回去。「說實話應該沒有這麼難吧?」

「我怕說了實話之後,這頓飯我要自己去結帳。」

「不會的。」把酒放回桌上,以肘撐著桌面,盯著眼前似乎很想逃走的學弟,林綜則笑得像多年好友一般沒心眼的樣子。「所以你的意思是真的在躲我?」

「學長,我躲你是有原因的。」

「說來聽聽看?我很有興趣知道呢,長這麼大只有被追過,我還沒有試過被躲過喔。」

「學長……你講起來好像打算要揍我的樣子……。」嚥了嚥口水,梁敬宏接著說道,「其實我一開始是真的很生氣的,居然會有人密告說我作弊,而我甚至不知道我得罪了誰,真要說我怎麼會得罪別人,始作俑者就是慫恿我不要借筆記的學長你。」

「嗯哼,所以你生氣我這樣慫恿你?」

「嗯,我更生氣的是,明明是你間接害我被班上同學排擠甚至陷害,怎麼你卻好像事不關己一樣,只有我一個人因為這件事情在困擾,你居然也不打算幫我還說了風涼話……。」

「喔。」

「可是徐教授他昨天找過我,問我是不是一直麻煩你幫我處理作弊的事情,要我有擔當一點不要給學長找麻煩事,說是學長你的才能不是用來處理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啊?徐君臨這樣跟你說?」天要下紅雨了嗎?徐君臨最近是吃錯了什麼藥?把要給趙講師吃的春藥吃下去了嗎?看著還在自說自話的學弟,林綜則突然覺得這搞不好是剛剛喝下去的酒所產生的幻覺。

「……雖然自己的事情被說成狗屁倒灶我實在是很不爽,但是徐教授講話一直都很中肯,所以我想搞不好我真的造成你的困擾了。」難堪地笑了笑,努力想表現自己的輕鬆愜意卻一直無法成功的梁敬宏,握著桌上餐前酒的杯緣,低著頭,緩緩地問了後來因為不敢問,只好躲著學長的那句話。「學長,對不起,我是不是真的造成你的困擾了?」

「你到底造成我什麼困擾了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我很討厭被躲得這麼明顯。」

「抱、抱歉。」

一片的沉默在服務生送餐來之前,一直沒有被打破,彷彿今天的話題到此為止,話說明白了以後大家各走各的一般那樣地毫無相關。

「先生,請問附餐的飲料是要現在上還是餐後上?」

「現在吧,順便把餐前酒收走,他快喝醉了。」搖搖頭,林綜則笑得無力,「學弟,我不是怪你,所以你不要真的把餐前酒喝光,你看起來好像快醉了。」

放下為了掩飾尷尬而不停喝著的餐前酒,略感抱歉地向服務生點頭示意,梁敬宏這才抬頭面對這個,自從他被徐教授找去訓話之後,一直不敢面對的學長。

「徐教授說什麼你不用太介意,我一向不做勉強我自己的事情。」無視熱騰騰的主餐,林綜則定定地看著眼前不知何所措其手足的小學弟,在心中用力地嘆著氣。

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種?被徐君臨講一講就覺得自己錯怪了他人,怎麼就沒有想到自己可能也是受害者?這種笨蛋應該只會出現在下三濫的言情小說裡面才是,出現在現實社會應該會死的吧?

這個學弟真是稀有品種啊……。

「我也的確管太多,插手你的事情太多,搞不好造成對方困擾的人其實是我呢。」

「沒有,學長我其實很謝謝你的!」連忙搖了搖頭,梁敬宏認真地說道,「幸好我期中考就決定不借筆記了,不然等到期末考應該會更麻煩吧?就是成績那些的,而且弄不好的話,說不定徐教授會以為我也是作弊才有這個成績。」

「好啦學弟,不用這麼客氣,」拿起叉子捲起義大利麵,林綜則聳了肩後僅是笑笑,「如果真的很謝謝我怎麼會躲我呢,沒關係,我造成你被排擠是事實,為了表達我道歉的誠意,明天晚餐你想吃什麼?我也可以請你喔。」

「學長,我真的沒有怪你的意思啦!」捏著手中的刀子,梁敬宏壓低了嗓音,「我是覺得對你很抱歉所以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所以才躲你的。」

「好、好,我知道。」

「學長,真的啦。」覺得對方在敷衍自己,梁敬宏越講越激動,刻意壓低的嗓音顯得焦燥。「我知道你是擔心我會被搶走獎學金才幫我的,就算結果有點讓我不是很能夠馬上適應,但是我後來知道這其實是我自己的問題,學長你也是好意……。」

「所以你以後不會躲我?」

「當然不會!」看著學長依然低著頭,覺得自己躲著對方的行為可能真的傷害到學長,梁敬宏連忙接著說道,「我們以後還可以一起吃晚餐啊,如果學長你不嫌麻煩的話!」

「嗯?你要跟我一起吃晚餐?」

看著學長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梁敬宏飛快地點頭。「對啊,不過因為我要上課,所以學長你可能要下午五點多就要吃飯……可以嘛?」

「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吃?」

「真的啊!」

還真的咧……。雖然真的被嚇到卻也沒表現出來的林綜則,仔細地打量著眼前那個很認真的人。「學弟,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你做人處世這麼認真會很吃虧?」

「好像沒有吧……。」

剛剛本來只是想捉弄一下學弟,沒想到對方真的連考慮都沒有,就往挖好的坑裡面跳。忍不住笑了出來,林綜則伸手拍拍學弟的頭,瞇細的眼裡滿是笑意。

「學長?」什麼事情這麼好笑?

「對了,雖然吃飯的時候聊這個不太好,不過我覺得跟你說一下比較好。」停下手中原本在捲啊捲麵條的動作,林綜則定定地看著學弟。「我大概知道密告你的人是誰了。」

「是誰?」

「嗯,等到證據確鑿了我會告訴你,其他多餘的猜想你還是放棄吧。」

「學長,那你是講來弔我胃口的喔。」

「不錯不錯變聰明了,」看著學弟扯起嘴角要笑不笑的樣子,林綜則低下頭也跟著笑了出來,「其他多餘的事情,就等船到橋頭吧。」

總是會有那麼一天的,不論是他,還是學弟都是。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