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丞又說了些調侃凌辰州的話,交代凌辰州這等大恩大德你要記得報答啊。

凌辰州隨口答應,等電話一掛就對方宥弘說:「不吃醋了吧?要不是他想追我們的歌迷,以方丞的個性,絕對不會來跟我說句話的。」

方宥弘也沒想到這兩人之間所謂的利用竟然完全如字面上的意思,連額外一點點交情也沒有。

說難聽點,今天這件事如果不是因為方丞在追求那位歌迷,方丞應該就是袖手旁觀了。

方宥弘揉揉凌辰州的臉,有些心情複雜地笑了。

 

 

 

 

晚上六點整,路妱妱房裡傳出鬧鐘聲。

方宥弘房裡窩在被子裡聊天的兩人被鬧鐘聲嚇的立刻分開了些,直到意識到自己被什麼聲音嚇到後,又笑的膩在一起。

沒多久,路妱妱來敲了敲方宥弘的房門,喊:「哥!哥你們有在忙嗎?要吃點東西嗎?」

方宥弘起身下床開門,「妳要買?」

路妱妱噘起嘴,說:「當然啦,你們兩個出門會被記者堵吧。要吃什麼?我去買一點填肚子,爸他們七點半才會到家,可是我好餓了。」

「應該是不會被堵了啦,我去買就好。」

「真假?」路妱妱瞇著眼,不太相信。

「真的,而且妳也不清楚凌辰州喜歡吃什麼,還是我去買就好。」方宥弘講完想往外走,卻被妹妹一把抓住手臂,「怎麼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記者不堵你們了……」路妱妱降低了音量,語氣裡有些急,「但你們不會馬上就要走吧?」

方宥弘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妹妹為什麼這樣問,可是當他想起原本他們來這裡時,凌辰州極力隱藏的害怕時,突然理解了妹妹的問句。

他轉頭看向凌辰州,問:「你想回家嗎?」

被突然點到名的凌辰州一臉不解,同樣過了幾秒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方宥弘會這麼問。

凌辰州搖搖頭,「既來之則安之,我想吃蝦仁炒飯。」

「只是填肚子的喔,」路妱妱驚慌地提醒著,「後,後面還有晚餐……」

方宥弘拍拍妹妹的腦袋瓜,道:「蝦仁炒飯只夠他墊個肚子三分飽而已。」

路妱妱還想說些什麼,凌辰州卻突然開口要求方宥弘看看家裡有什麼食材,隨便煮煮就好,他很好養。

方宥弘看向妹妹,路妱妱仰頭想了一會,才勉強擠出話來。「前幾天我想做減肥餐帶去公司吃,是有買點食材回來,可是太累就放棄了,也不知道壞了沒有。不然我去買新的?」

凌辰州跳下床,推著方宥弘往外走。方宥弘邊走邊捲袖子,問妹妹買了些什麼。

「洋蔥啦,豬肉白蘿蔔什麼的,好像還有金針菇吧。」路妱妱偷偷瞄了眼看似興高采烈的凌辰州,謹慎回答:「也有米,我有買越光米回來。」

「豬肉炒洋蔥白蘿蔔金針菇,」凌辰州搖著腦袋,下好結論,「丼飯。」

「那能吃嗎?」路妱妱跟進廚房裡,似乎是覺得這菜名聽起來不太對,好像不是一道菜啊。

方宥弘把豬肉拿出來退凍,三兩下洗了金針菇,順手指揮妹妹跟凌辰州去旁邊坐好,少跟在他旁邊看東看西妨礙他洗菜。

「妳哥嫌我們礙手礙腳呢,」說是這麼說,凌辰州很快就在飯廳裡找了個位置坐下,半點沒有要幫忙的意思。「不如我們來說他壞話好了,不要打擾他做飯。」

路妱妱站在桌邊,還猶豫著要不要幫忙,卻看見凌辰州朝她招招手。

她看看揮手叫她去陪凌辰州的哥哥,最後還是乖巧落座。「要說什麼?」

凌辰州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從口袋裡翻出手機,打了幾個字後遞給路妱妱看。

路妱妱轉頭就朝方宥弘喊:「哥!我好餓,我要吃三碗飯!」

「妳吃得完?」方宥弘轉頭對妹妹的食量投以不信任的問句,得到妹妹無理取鬧的一句「你管我,反正我要吃三碗飯!」

「我也要三碗,」凌辰州追加道:「不,四碗好了。我快餓死了,一出海關就被關在車裡,連得來速都沒去。」

方宥弘點點頭,俐落地洗米煮飯。

點餐完畢後,廚房裡只剩方宥弘切菜炒菜的聲響,配著凌辰州向路妱妱解釋前因後果的嗓音,誰也沒注意到時間流逝。

等方宥弘盛好一碗白飯,努力在飯上均勻鋪滿豬肉炒洋蔥與白蘿蔔金針菇時,客廳突然傳來開鎖聲。

路妱妱喊了一聲我去開門,凌辰州從位置上站起,走到方宥弘身邊。「你不會真的以為你妹能吃三碗吧?她看起來餓一整天也只能吃掉一碗半。」

「兩碗。」方宥弘把碗遞給凌辰州,抬了抬下巴,示意對方將碗放到餐桌上。「妱妱再餓也只吃得下兩碗飯,你打的算盤是要我煮晚餐吧。」

凌辰州嘿嘿笑了兩聲,說:「不介意讓我借花獻佛吧?」

「你是要借花獻佛?我還以為你想處理我跟我爸的事。」方宥弘繼續添著飯,聽著妹妹在客廳說晚餐是大哥煮的啊,哥哥有長進啦居然會煮飯啊!

「都有,」凌辰州把碗放在桌上後,又走回方宥弘身邊,「而且也說不上處理,就是……你妹情義相挺幫我們,她有個小心願,你是當哥哥的,就當幫個忙嘛?」

方宥弘深吸口氣,低聲說:「這菜我沒煮過,要是不好吃不能怪我頭上。」

「都怪我都怪我,」凌辰州以指尖在臉頰上按了兩下,假裝自己在擦眼淚,「我就是個不會煮只會吃的。」

方宥弘被逗笑後,讓凌辰州把剩下的飯都盛好再交給他鋪菜。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