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宥弘把手機調成靜音,凌辰州說要打電話跟家裡報個平安,打發方宥弘下樓倒飲料給他。

等方宥弘倒了兩杯果汁上樓時,正巧聽見凌辰州說「真的沒事,他對我不錯,改天帶回家給你們看看。」

知道自己改天也得去趟凌辰州老家的方宥弘很是開心,等凌辰州結束通話後問:「改天是哪一天?」

「怎麼?想知道日期先做好準備?」凌辰州接過果汁,啜飲一口,「別擔心,醜媳婦都要見公婆,何況你又不醜,我爸還說你一表人才。」

方宥弘沒說出心底那句你才是媳婦啊,他笑道:「禮多人不怪啊。」

凌辰州大方地拍拍床鋪,示意方宥弘坐到他身旁來。「不說我爸媽,先說說你家,總要讓我有個底。」

「我猜妱妱的媽媽應該不會反對,我爸沒什麼立場反對。」方宥弘看著凌辰州邊聽邊亂踩他的腳,一副有在聽但也照樣要作亂的樣子,覺得對方實在是太可愛,乾脆伸手抱住對方。

「為什麼說你爸沒立場反對?」凌辰州在男友懷裡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後懶得動,只好奇地又問:「我一直以為你跟你爸感情還好,雖然沒有很親但也算不錯。怎麼現在聽起來像是你們很不熟?」

「我小時候跟他感情很好,我們一家三口感情很好。」

方宥弘就講了這兩句,卻不知道怎麼往下講。

凌辰州也不催他,卻不著痕跡地也抱緊了方宥弘。

「……後來,我媽過世了。」

「嗯。」

「他說要給我一個完整的童年,所以又娶了妱妱的媽媽。但沒多久妱妱就出生了,他們忙著照顧妱妱,」方宥弘說著說著笑了起來,「現在覺得沒什麼,可是小時候的我很生氣,不想理我爸。再好的感情也禁不住冷戰,久了就不熟了。」

「但你對妱妱很好。」

「她小時候很可愛,又黏在我身後追著我要一起玩,她大哭的時候只要我跟她說說話,她就不哭了。」

方宥弘說了一些妹妹小時候的糗事,但凌辰州繞著圈子又把話題繞回他爸身上,方宥弘只好接著說。

「我大學的時候挑了他不想要我去的科系,我跟他吵了很久的架。」

凌辰州截斷方宥弘的敘述,問:「你跟他說那不關你的事?」

「應該有吧,我跟他吵架的時候常常用這句結尾。」方宥弘拍了拍凌辰州的肩膀,說:「你不喜歡這句話?放心,我不會這樣對你說話。」

「我想,也不是喜歡不喜歡,而是,」凌辰州稍稍推開方宥弘,讓他們之間有一點點的空間,讓他足以平視對方,「這好像我跟你之間一點關係也沒有,或者你不需要我,那才會不關我的事。」

方宥弘低下頭,想了一陣子後說:「有一段時間,我的確覺得他跟我沒關係。他就是出錢給我念書,要我照他的期望走。他的關心跟在乎都在妱妱跟啟勳身上,哦,還有他的第二任妻子。」

「現在還在那段時間裡嗎?」凌辰州歪著身子,仰頭由下往上看著方宥弘,「是嗎?」

「是。」方宥弘老實招認,「但我現在也不需要他關心我了。」

凌辰州點點頭,又抱住了方宥弘。雖然對戀人的反應感到一頭霧水,但吉他手不想拒絕任何一個來自凌辰州的擁抱,大大方方地享受美人在懷。

他們之間這寧靜的相處並沒有持續太久,凌辰州的手機突然鈴聲大作,還是專屬於經紀人的來電鈴聲。

凌辰州戳戳方宥弘的手,指了指手機,又做了個接聽的手勢。

方宥弘起身接起電話,道:「我是方宥弘,凌辰州說他懶得接電話。」

大概是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回應,經紀人一時無語。

Eva?喂?」

「你們剛剛有人連絡方丞了嗎?」

方宥弘看了眼凌辰州,問:「你連絡方丞了嗎?」

凌辰州兩手在面前比了個叉,賣力搖頭大聲否認,「沒!我又不是腦子撞到了,幹嘛這時候聯絡他?」

方宥弘點點頭,說:「沒有,我們沒連絡方丞。但歐陽或小湖我不知道,妳要自己問他們。」

「沒聯絡就快點聯絡!他幫了大忙了!」Eva在電話另一端大吼:「我剛剛接到公司通知,方丞的經紀公司,也就是方丞自己成立的經紀公司,聯繫了跟他們交好的媒體,偽裝素人爆料,把你們的事說的跟小說一樣。什麼凌辰州單戀你好幾年,曲業功是求之不可得才惡意爆料炒新聞。」

方宥弘聽到一半就把電話開了擴音,凌辰州聽到單戀二字後突然嚎了好大一聲,試圖蓋過Eva的說詞。

「那家媒體轉發了這樣的消息後,業內都知道方丞站在你那啦。紛紛轉向不說,還有幾家趕著做專題,目前聽到的都是很正面的專題題材啊!還有幾個藝人一看方丞支持你們,自動跳出來聲援呢。」

Eva還沒說完,凌辰州已經解了方宥弘的手機指紋鎖,動作迅速的查找新聞。

離他們有家歸不得才短短一個多小時,事情已經被扭轉。

凌辰州邊看邊詫異,他一直知道方丞後台很硬,殊不知這後臺硬到讓方丞簡直像是自帶外掛玩遊戲,難怪方丞對自己拿了什麼獎一直不是很上心。

方宥弘沒讓Eva講很久,推託說他要打電話謝謝方丞後就結束通話。

室內回復安靜後,兩人互看了幾秒,誰也不想先說話。最後是方宥弘把手機遞給凌辰州,開口道:「你決定吧。我沒意見。」

凌辰州拉著方宥弘坐回床上,自己一跳就趴在方宥弘大腿上,接著才慢慢地找起方丞的手機號碼。

「我實在不想聽你感謝他。」電話還沒接通前,方宥弘有些無奈地看著趴在他腿上的男朋友,勸道:「讓我下樓?」

「不行,」凌辰州斷然拒絕,「我跟他講話你得在場,這樣才不會有飛醋產生。我台南人,吃糖的,醋偶爾吃吃還好,常吃不行。」

於是方丞一接起電話,聽到的便是那句「醋偶爾吃吃還好,常吃不行。」他笑道:「怎麼,我幫了你們忙,你男朋友還要吃我的醋?」

凌辰州拍拍方宥弘的大腿,對方丞提出問句,「為什麼幫我們?」

聽到凌辰州對方丞說出「我們」,方宥弘覺得心情好了些,稍稍傾身去拿桌上那杯果汁,輕鬆地喝著。

凌辰州也將通話開了擴音,方丞的聲音清楚傳出。「沒為什麼,我善心大發。」

凌辰州敷衍地點點頭,說:「你現在算是我們的恩人我不能吐槽你,你就扯吧。」

方丞發出哼哼哼的笑聲,跟他身邊的人說我離開一下後,壓低了聲音說:「當然是因為你的小歌迷受不了你被這樣潑髒水,從昨晚開始,張口閉口都是你多委屈。於是我昨晚當機立斷找了人來處理這事,等你們回國被媒體堵之後再放消息。」

「為什麼要等我們回國?」方宥弘忍不住問。這實在太奇怪了,等他們回國有什麼好處嗎?還是他想跟凌辰州討人情,非要等凌辰州回國?

方丞呵呵笑了兩聲,說:「你們要夠可憐夠慘,大家等著牆倒眾人推,媒體恨不能把你們扒光,揭露你們沒機會真的享受到的淫亂樂團生涯。接著我再挺身而出,你家小歌迷才會覺得我特別偉大啊。」

方宥弘沉默著,凌辰州換個姿勢躺在方宥弘腿上,往他胸口上拍了兩下,像在說:你看吧,我就說方丞對我一點意圖也沒有。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