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飯廳裡發了一會呆,放在一旁的手機頻頻發出提示音,惹得方宥弘心煩。他看了一下只是社群軟體的按讚提示,就隨手關了通知。

沒多久,帶著一盒黃金奇異果的歐陽治雪踏進方家,一眼就看見在飯廳撐著下巴,瞇眼瞧他的方宥弘。

「我爸跟我媽還沒下班,你先在客廳等他們吧,要吃水果嗎?」路妱妱領著男友走進客廳,笑道:「在飯廳的是我哥,我就不介紹了,我弟你應該也見過?他社團還有活動所以還沒到家。」

歐陽抬手,手卻停在女友臉頰旁邊。「所以妳家現在只有我們三個?」

路妱妱點點頭,下一秒,歐陽側身朝方宥弘喊:「你不在凌辰州那當飼主,居然就這樣回來,不怕凌辰州在家餓死啊?」

方宥弘朝好友比了中指,懶得搭理對方,把手機塞進口袋裡後準備上樓,不留在樓下打擾這對小情侶。

但歐陽似乎沒打算放過他,又喊:「欸!早點回去餵食啊,演唱會不能沒主唱!」

方宥弘瞇眼回頭看向歐陽,卻見路妱妱正尷尬地看著他,臉上彷彿寫著「我是不是不能說?要不要瞞著歐陽?」

他猶豫了幾秒,還是開口道:「妱妱,我懶得再說一次,妳跟他說就好。」

「咦?可以說嗎?」路妱妱跟歐陽對望了一會後,才說:「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嘛……」

方宥弘沒管他們,逕自上樓。他回到自己房裡,躺在床上拿出手機,點開通訊軟體,忽略那一串擠到最上方的未讀訊息,看著屬於凌辰州的對話框。

訊息停在兩天前的晚上。

不管是交往前還是交往後,他跟凌辰州的日常生活都是攪在一起的。但凌辰州還是抓緊每一個發訊息給他的機會,從追加點餐到人在房裡但不想大喊問他晚餐要吃什麼,只有更奇怪的原因,沒有最奇怪的理由。

最後一則訊息,是凌辰州在他去洗澡時傳給他的。

凌辰州說:要是你爸突然來了叛逆期決定打斷你的腿,我會養你的,不用擔心。

他洗完澡看到那則訊息時,凌辰州正窩在書桌前抓著筆塗塗寫寫,貌似十分專注於詞曲創作。

他從對方背後環抱住,在凌辰州耳邊說:居然不是跟我私奔?你就這樣眼睜睜看我爸打斷我的腿啊?

凌辰州當時的笑聲彷彿還在他身邊迴盪,對方笑著說對不起啊我忘了還有私奔這招,委屈你啦哈哈哈哈哈。

他抱起凌辰州作勢要對方講清楚啊,凌辰州只是笑,踢著腿要他放開。兩人一個抓一個逃,毫無懸念地跌回床上做愛。

等凌辰州緩過氣,窩在棉被裡踢他時,他翻身想壓住凌辰州作亂的動作,卻聽見凌辰州說「幹嘛私奔,就是要讓他知道,即使是被打斷腿了我也不想跟你分開。」

方宥弘看著那一行訊息,想起自己說那就打斷腿好了,手還要留著為你彈吉他。

相戀時,說出來的話多少都帶著一股傻勁。

方宥弘閉上眼,忍住傳訊息給凌辰州的衝動。他翻個身,把手機扔到桌上,打算暫時不看。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下傳來開門聲,方宥弘猜是爸媽回家了。下一秒,他聽見妱妱跟爸介紹了歐陽,聲音裡帶著自豪。

方宥弘下了床,把爸問歐陽工作狀況薪水如何的蠢問題當背景音,面無表情地下樓。

一看到他,方錦祥立刻咳了咳,問:「你怎麼還在家?不用上班了?」

「放假。」方宥弘指指歐陽,接著說:「我們是同一團的,你記得吧。」

路妱妱擋在方宥弘前面,拉著方錦祥的手說,「爸,哥昨天明明有說今天晚上九點才要去練團,現在才快六點。你又忘了!」

方錦祥笑道:「沒有忘,只是看不慣你們這些小孩啊,上班時間都這麼晚,就不能提早嗎?這對身體多不好啊……」

「我知道我知道,以後有時段更好的工作我一定轉嘛。」路妱妱拉著爸爸的手走進客廳坐好,回頭又朝方宥弘擠眉弄眼。

方宥弘朝妹妹擺擺手,沒拋下歐陽,挑了雙人沙發坐下,順便示意歐陽坐他旁邊。

有些緊張的歐陽顯得手足無措,一接受到團員的眼神便趕緊在方宥弘身邊坐下。方宥弘拍拍他的肩膀,低聲說了句這跟媒體聯訪比起來簡單多了好嗎,至少沒有擠到你面前像是要捅穿你鼻孔的麥克風。

而歐陽一直是能言善道的,日常社交從來不困擾他,沒多久,原本對歐陽的工作有些不滿的方錦祥也滿意地點點頭。

沒等方家最小的兒子到家,方宥弘在看見歐陽跟家人順利聊起天之後就打算走人。他一起身,路芩便喊住他。

對於這位繼母,方宥弘向來有點不知該怎麼與她相處,只能盡可能有禮貌地回應。雖然因為他太有禮貌,這麼多年來總顯得不親,但總比交惡的好。

路芩笑著說:「我們一家六個,一台車剛好。你爸剛剛一直說要親自開車去餐廳,你可別搶他的工作,他會難過的。」

路妱妱嚷著「爸你都多久沒開車了,不要啦我開就好!」

被女兒纏著而無法多做解釋的方錦祥只能勉強抗議:「唉,爸爸開車比妳多很多年啊,這麼不相信爸爸?」

方宥弘瞄了一眼旁邊的歐陽,歐陽兩手平放膝上正在算人數。大概是算完發現女友的媽媽把他算進一家人裡,於是這位天團貝斯手就這樣笑成一枚傻蛋。

「我先去錄音室那邊整理東西,還要順便買晚餐給凌辰州。」方宥弘低著頭,將心裡最想做的事情說出口。「他大概還沒吃飯,忙起來就會忘。」

「他都幾歲的人了,連吃飯還要人幫他記著?」方錦祥還想說話,卻被女兒噘著嘴抗議「爸你也是啊,我小時候等你吃晚餐等到好晚,有一次等到十點你記得嗎?」

路芩也不攔著,微笑著說:「既然要買晚餐,那就一起去餐廳吧,直接打包帶走。你們主唱我上次在電視上看到過,歌曲很棒,就是太瘦了,該吃頓好的。」

路妱妱點頭附和,「真的,他太瘦了。站到他旁邊,顯得我臉大就算了還胖!哥你一定要拚命餵,知道嗎?啊,那家的豬腳超棒,一定要點!」

方宥弘無奈地被趕鴨子上架,買了兩人份的晚餐後離開餐廳,攔下計程車後卻不知道該去哪。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