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篇報導雖挑起歌迷們的憤怒,但當事者沒有回應,即便撰文者的惡意再多,也不敵爆炸的網路資訊,僅僅兩天便無人再提及這件事。

經紀公司對這樣的結局很滿意,但歐陽頗有怨言,為了自己不能幫女友說句話這件事,他悶了好幾天。

一直到幾天後他們四人窩在廣告商提供的休息室吃便當時,歐陽還不太爽地抱怨著。

經紀人嘆口氣,對歐陽曉以大義:你女朋友這麼識大體,怎麼反而是你跟剛進演藝圈一樣,什麼都想爭個伸張正義。

「她那是不想我們被潑髒水,」歐陽放下筷子,一點也沒減低音量地回應:「我也不想她被莫名的謠言毀謗啊,妳有沒有看見有人把她說成工於心計的妖女一樣?」

在歐陽啐了聲,順便罵句髒話後,凌辰州接著道:「你要是覺得她委屈,就對她好一點當補償。」

梁旻湖點頭附議,方宥弘還多加了句:「就算不覺得她委屈也能對她好一點。」

「如果補償她還覺得不夠,你可以選擇愛屋及烏,買宵夜補償我!」

凌辰州話一說完,梁旻湖立刻不解地問為什麼是補償你?不是應該補償方宥弘嗎?

「方宥弘現在住我家啊,補償他就是補償我,那不如直接跳過他。」凌辰州講得理直氣壯,他身邊的方宥弘也沒反駁,倒是歐陽忍不住翻個白眼,以示自己絕對不會浪費錢買宵夜給凌辰州。

經紀人連忙打斷他們看似要開始抬槓的對話,重複叮囑歐陽千萬不要亂說話後離開了休息室。「我去問導演大概還要多久,你們下午還有一個通告。」

四個人有氣無力地應聲,等經紀人一走,凌辰州立刻趴平在桌上,手裡還握緊了筷子。「說好的放假呢,說好的演唱會結束要給我的長假呢。」

「她說的放假要是能信,屎都能吃了。」歐陽往椅背一靠,抓起手機就開始打字。

「她也不算騙你,畢竟我們只結束了演唱會首演,後面的巡迴才剛開始……」

梁旻湖的話被凌辰州的一陣慘叫聲蓋過,而那陣悲慘不已的鬼叫,結束在方宥弘問凌辰州要不要再來一罐可樂的瞬間。

得到可樂的凌辰州安靜了一會,歐陽抽空嘲諷凌辰州兩句有了食物就不在乎沒有假,方宥弘聞言便伸手拿走了原本屬於歐陽的可樂。

歐陽打字打到一半,一瞄見方宥弘拿走飲料就起身想奪回可樂,卻在下一秒眼睜睜看著凌辰州俐落地開瓶,張嘴就喝了兩大口。

動作太慢的歐陽嘖了一聲,「最好你喝的完!幹,喝完三瓶你就等著憋尿拍廣告!」

凌辰州對此置若罔聞,把三瓶可樂都放在自己的便當旁邊。就在他擺好可樂並全心防範歐陽發動奇襲時,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歐陽哼哼冷笑,大有「你一接手機我就搶飲料」之意。

凌辰州還在猶豫要接電話還是要保護飲料時,方宥弘已經自動自發地從他褲子後方的口袋裡撈出手機。凌辰州得意地衝著歐陽笑了笑,道:「你沒有可趁之機的,放棄吧!」

歐陽坐回位置上,低頭又開始打字。凌辰州得意洋洋地想:就算跟女朋友告狀也沒用啦,歐陽啊歐陽,你女朋友她哥是我男朋友啊哈哈哈哈哈!

但凌辰州沒能得意多久,方宥弘把手機遞給他時,臉色實在算不上好。

凌辰州低頭一看手機螢幕,來電顯示:方丞。

他朝方宥弘乾笑兩聲,還是接了電話。「你好,我是凌辰州。」

電話另一端的方丞沉默了幾秒,才客氣地回了句:「你好,我是方丞。」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有件事,原本想不到方法解決。但我經紀人說剛剛看到你們經紀人在樓下,我才突然想到這件事如果你幫忙的話,一定能很快結束。」方丞越說越快,彷彿真的很急。「你們在景翔大廈的花園拍廣告對吧?我經紀人查過了。我在頂樓拍戲,你方便的時候可以上來一下嗎?」

凌辰州想盡可能不著痕跡地偷瞄方宥弘的表情,但方宥弘卻異常敏銳地發現他在偷看,凌辰州只好瞇著眼,朝抓包他在偷看的方宥弘笑了笑。

「凌辰州?」電話另一端的方丞等不到回應,又喊了聲。

「我現在不太方便,晚點看看,可以嗎?」

方丞安靜了一會,突然輕鬆地笑了,「哦,我知道了。那你方便的時候給我個電話,我再跟你約。這事有點急,麻煩你了。」

凌辰州無暇去想方丞怎麼願意退讓,他忙著確認方宥弘的臉部表情。而他在對方臉上看見的,是略帶冷漠的不悅。

凌辰州又跟對方說上幾句不著邊際的官腔才結束通話,一掛斷電話,他便轉頭看向方宥弘。

他想說:你要是不希望我過去,我就不過去了。

但方丞幫過他大忙,要是他過河拆橋,實在是不太好。

凌辰州拿起可樂罐,擋住自己半邊表情,不想讓方宥弘看見他的猶豫。

「你哪時要過去找他?要我開車載你去嗎?」方宥弘收拾好自己那份沒吃完的便當,橡皮筋在紙製便當盒上彈出刺耳的聲響。

凌辰州覺得,那像彈在他心臟上。

「聽起來不是大事,等等拍完廣告我上去問問他,他就在頂樓拍戲而已,很近。講完我們再一起回家?」

方宥弘聞言只點了點頭,表情裡沒有透露出更多的情緒。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