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辰州原本的計畫是刷網頁刷到方宥弘回來,但他對著螢幕發呆好一會後,發現自己對那些令人眼花撩亂的訊息一點興趣也無。

他有些倦意,又有些雀躍。

他想清醒地感受這一刻,又想窩在有對方氣味的棉被裡酣夢一場。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凌辰州躺床上猶豫半天,最後還是選擇起床刷牙洗臉,再回到床上玩手機。畢竟,賴床的話還是有另外一個人在會更舒服,不只保暖,還有其他好處。

等他忍著腰酸背痛打理好自己,一開房門就收到普拿疼控訴一晚上沒人陪牠玩的傷心難過,貓爪招呼了他的拖鞋面,勾出幾絲棉絮。

凌辰州彎下腰,把普拿疼抱在懷裡。「普大爺,你抓花的東西你爹要賠啊,他現在這麼窮,你就少抓兩下吧。」

普拿疼當然聽不懂,牠喵喵叫著,在凌辰州往沙發上一坐時,安穩地趴在凌辰州的大腿上休息。

凌辰州拿起手機刷網頁,刷了一會就看見自己剛剛本該注意到的八卦新聞。

有個記者抄完官網上歐陽的生平,接著寫路妱妱的背景,才寫三行就急不可耐地寫出她不僅有個手腕高超嫁入豪門的媽媽,還有個天團吉他手的哥哥,難怪路妱妱年紀輕輕就能主持廣播節目,勾上天團的貝斯手。

凌辰州翻個白眼,毫不意外地在文章最上方看見再熟悉不過的記者名。

從他們出道沒多久,這記者便卯足全力黑他們。捕風捉影的造謠是私空見慣,有時還能無中生有,連他們疑似吸毒這種報導都敢亂寫。

他把普拿疼自大腿上移開,點擊通訊軟體,敲了歐陽,問他有沒有看見那則新聞。

歐陽回得很快,說看見了,他想公開反擊。但路妱妱說不要這麼做。

凌辰州挑了挑眉,安靜看著歐陽的轉述。

路妱妱說這記者針對我們團已經很久了,如果團員回應這種消息,記者卻以胡謅的八卦反擊的話,旁人樂得當戲看,自己徒惹憤怒傷心而已。

凌辰州問:難道什麼都不做嗎?

歐陽說:我也問了,妱妱說她比較擔心那個記者假裝是在攻擊她,其實是打算攻擊哥哥,畢竟方宥弘除了帥一點之外吉他實在不怎樣。外人可能會發現方宥弘是因為有個富爸爸才成為天團吉他手的。至於她,說就說吧,旁人就是嫉妒她有個特別帥的男朋友而已。

凌辰州不加思索便回上一段:你自己胡謅的內容,不要栽贓到女朋友頭上。更何況,就算真的是你女朋友說的,方宥弘也照樣會算你頭上然後揍你。

歐陽已讀不回,凌辰州等了一陣子沒等到回應,先等到拎著早餐回家的方宥弘。

「怎麼到客廳來?臥室比較溫暖吧?」方宥弘扔了鑰匙後把早餐放在桌上,利落地解開塑膠袋,先拿出一包餛飩湯。

凌辰州看著對方拎著餛飩湯走進廚房的背影,斟酌下用詞便開了口:「太餓了,我想在客廳迎接天團吉他手買回來的早餐。」

還在廚房裡的方宥弘頭也沒回,大笑道:「天團咧,是天兵的天還是添飯的添?差很多啊你要講清楚。」

凌辰州打個呵欠,再睜開眼就看見方宥弘把湯碗放到他面前。凌辰州捧起那碗餛飩湯,鼻間聞到熟悉的香氣,腦裡卻感受不到一如既往的愉悅。

他低頭假裝撈餛飩,眼角瞄見方宥弘坐在自己身邊,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開始滑。凌辰州努力想在對方看見那篇報導前先給方宥弘提個醒,做點心理準備之類。

可是他想不到好的說詞,更怕弄巧成拙。

凌辰州瞪著碗裡飽滿的餛飩,著急地咬著下唇。

「你是打算解體那顆餛飩嗎?」

「啊?」凌辰州抬起頭,只見方宥弘用手機往他碗裡的方向比了比,「那個……」

「不喜歡餛飩湯?」方宥弘接著說:「那還有蛋餅跟饅頭夾蛋,蘿蔔糕以及蘑菇鐵板麵。」

凌辰州抿著嘴,忍住沒吐槽對方怎麼買個早餐中西夾雜這類不重要的事,試圖雲淡風清地說出一些「歐陽陪在路妱妱身邊,你不用太擔心」的話。

但話到了嘴邊卻無法說出口。他撈起一顆餛飩,在張嘴吃掉它之前,突然聽見方宥弘「啊」了一聲。

凌辰州連忙放下湯匙,抬頭看向方宥弘,「你看到了?」

方宥弘「嗯」了一聲充當回答,視線膠著在手機螢幕上。

凌辰州有些緊張,他放下碗,手搭在對方手臂上,猶豫了一會才說:「那個……」

「你手怎麼這麼冰?」方宥弘把手機收回口袋裡,緊接著握住他的手指尖,還皺起了眉頭。

對方那長年彈吉他而磨出來的繭就這麼貼在他指尖上,凌辰州扁起嘴,在心底承認自己除了為那篇報導感到心煩之外,也的確為方宥弘感到不平。

他不知道這篇報導的戰火會不會延伸到方宥弘身上來,但他站在對方身邊這麼久,看著方宥弘從早到晚反覆練習吉他技巧。如果一篇報導真的能掀起什麼風暴,那他也會擋在方宥弘身前保護他。

凌辰州暗自下了決心,正準備跟方宥弘說清楚時,方宥弘卻嘆口氣。

「我阿姨要是看到妱妱有男朋友這件事,一定又會問我打算哪時結婚。」方宥弘搖搖頭,說:「我如果跟她出櫃……」

凌辰州嚥了嚥唾液,等著方宥弘的下一句。

「就要帶男朋友給他看,你要跟我回家一趟嗎?」

凌辰州眨眨眼,覺得自家男友剛剛說的話裡,略過了在見家長之前的九千八百個曲折。「你確定你爸不會先打斷你的腿之類?」

「我沒繼承家業跑去玩團,我爸那時對我又失望又憤怒,也沒打斷我的腿。」方宥弘聳聳肩,說出口的話聽起來像不把這些過往放心上,凌辰州卻聽的心驚。「我有今天也不是靠他得來的,他如果對我們有什麼意見,最慘就跟現狀一樣,不會更差了。」

凌辰州點點頭,想想又覺得不對,「現狀是最慘的?」

方宥弘笑道一句「是」,向前把碗端回凌辰州手裡,接著說:「你先吃飽吧,要是你餓了,我才會遇到更慘的事。」

「屁!」凌辰州捶了方宥弘肩膀一記,張口咬住方宥弘送到他嘴邊的餛飩。

他們聊著路妱妱的做法,方宥弘對自家妹妹的提議萬分認同,還追加表示自己真心認為歐陽能交到妱妱這樣體貼大氣又有才華的女友,絕對是上輩子有燒好香。

凌辰州邊吃邊小心翼翼觀察對方,而方宥弘看起來好像真的沒被影響到心情,他也就放鬆了些。

人一放鬆,又吃得飽,凌辰州便有些昏昏欲睡。

方宥弘起身回臥房幫他拿了件毯子來,凌辰州抱著毯子,跟方宥弘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沒多久,他身子一歪靠在方宥弘肩上,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