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那個吻,也因為跟羅晏吵架,當天就乾脆翹課的梁敬宏,隨著林綜則買了滷味跟氣泡酒,到百視達借了玉木宏主演的愛情劇,打算過個「情侶應該過的甜蜜夜晚」,忘掉那些令人難過的事情。

「怎麼不去我家啊?我家離滷味攤比較近耶。」幹麻特地繞了好大一圈回學長家?梁敬宏一手提著滷味一手拎著自己的背包,疑惑地踏進了電梯。

「你對我的房間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嘛?」按完樓層號碼,林綜則伸手拿過好大一包的滷味,在電梯門關上的瞬間,湊近了梁敬宏的眼前問著。「嗯?」

「有,有是有一點,學長你一個人住喔?住公寓?」

拼命忍住不要去想學長剛剛的吻,梁敬宏往後退了幾步,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輕快。

「幾樓啊?」白癡喔你梁敬宏,剛剛學長按了十七樓啊!「呃,十七樓對吧?」

「嗯,不過DVD光碟機在十八樓。」

「喔。」好像哪裡怪怪的,好像……。「學長你住樓中樓?太奢侈了吧!」

「還好吧?徐君臨的研究經費很夠,我一個月拿他一萬二都拿來花在這邊倒是真的。」

太奢侈了太奢侈了,在心中碎碎念但是沒有種告訴學長,而且現在的氣氛也不適合說這種話,在梁敬宏決定哈哈笑個幾聲混過去算了的當下,電梯門已經打開。

跟想像中那種豪華的樣子不太一樣,就是普通的公寓門口,只是這層的電梯旁邊已經沒有樓梯,拒絕了其他住戶往上窺探的可能性。

而在林綜則打開鐵門,招呼自己脫掉鞋子的瞬間,意識到自己是來作客不是來發呆看風水的梁敬宏,急急忙忙地脫了鞋子踏進屋內。

「你先上樓,我先準備飲料,你剛剛說你要喝紅茶是吧?冷的熱的?」

「熱的,學長,不用我幫忙嗎?」

「你會煮紅茶?」

「我會沖茶包……」萎靡。

「DVD機在樓上的小客廳,麻煩你先去放片子齁。」

看著學長已經轉身去準備紅茶,再怎麼不甘願也只能上樓的梁敬宏,在踏上通往二樓的最後一個階梯時,忍不住爆出心中的碎碎念。

「太奢侈了吧學長!」

不過很小聲就是了,馬的他沒種罵出來……

地毯,居然會有地毯!大學生跟研究生有這麼大的經濟差異嘛?都是學生吧?

一個單人沙發,一個玻璃鏡面的小桌子,DVD機被放置在沙發旁邊,電視咧?

當林綜則端著紅茶走上樓的時候,就是看見梁敬宏正在掙扎著要不要踏上地毯走向DVD機。

「我沒有錢買投射的螢幕,所以這面牆壁只能刷白,可惜了,什麼擺飾都不能放,不過看起來也滿俐落的,反正暫時我也沒有多餘的閒錢買裝飾品。」

「……這台要四萬吧?廣告打很大我知道……。」

「這是徐教授捐出來的。」放下端盤,林綜則笑了笑,「本來是因為趙講師看電視的時候隨口誇說不錯,結果徐教授買回來被罵慘了,原因我是不清楚,不過後來就捐出來當期末抽獎,你們進修部沒有參與所以不知道。」

「那地毯……?」如果又是期末抽獎抽到,他就叫學長去買樂透!

「我媽買的,說是怕我踩地板會感冒。」把紅茶端給梁敬宏,林綜則接著說道,「你怕你男朋友其實是敗家子嘛?」

「……是的話我只好努力勸告你勤儉是美德了。」害他上來的時候差點被這個陣仗嚇死,還以為學長是個耽於逸樂的敗家子。

「果然是梁敬宏式的回答。」從盒子裡拿出DVD,林綜則只是笑。

「什麼梁敬宏式,又不是游泳!」

持續著沒有意義的問答聊天,然後一個拆開滷味另外一個調整DVD機的距離。

好像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進行式。

電影開始放映的時候,理所當然地,肩靠著肩看著。

當牆壁上的玉木宏跟凌瀨遙手牽著手,電影也接近尾聲,才發現自己一口滷味也沒有吃,姿勢也是連動都沒有動。

電影其實也沒有看到多少。

好緊張,不知道現在學長是不是認真看著電影,還是跟他想著一樣的事情?

偷瞄學長側臉的時間,遠遠多於看電影的時間。

承認自己跟普通男人沒兩樣,在喜歡的人身旁,只會想著再更親近一點,才過多久的時間,他已經想念起學長的懷抱。

就在隔壁而已,卻遠得像是隔了好幾米。

「你覺得好看嗎?」

「嗯,好看。」愣愣地點了頭之後,才突然想到學長問的可能是電影劇情,梁敬宏連忙轉過頭看向牆壁。

……已經是演員名單了。

「你是說我的臉好看,還是說電影?」

「啊?」湊近眼前的笑臉,讓梁敬宏深吸了口氣,「都、都有。」

「謝謝,來,把手伸出來。」

聽話地伸出手,梁敬宏看著林綜則從放在一旁的背包裡,拿出那個熟悉的東西。

印章。

啪啪啪,三個私章,飛快地印在梁敬宏的手背上。

「一個是你剛剛誠實的獎勵,兩個是你今天面對羅晏的獎勵,這樣總共幾個了?」

「五個。」

「集滿十個可以換獎品喔,加油。」

頭頂被學長戲謔似的拍了兩下,紅色的字體在眼前亮恍了神智。

記憶飛快地跑著。

那個一開始虛偽而老是在看戲的學長、那個喜歡諷刺他的學長、那個明明知道他很難過還是不給他一點安慰的學長、那個替他煮粥替他查清密告者的學長。

那個吻他的學長。

事後梁敬宏怎麼也不承認,那之後的邀請是他自己說出來的,這絕對是被鬼附身或是腦子突然被外星人偷走,才會從他口中說出的話。

「學長,集滿五個可以換什麼?」

「你想換什麼?」

「學長。」

「嗯?」

「我想換一個林綜則學長,一個跟我兩情相悅的學長,會把全部的感情放在我身上,雖然對別人很敷衍,可是不會敷衍我的學長……。」

「那你可能要集滿五百個印章才可以換喔。」

果然,不可以嘛……。

耳邊,卻在下一秒傳來過近的,學長的嗓音。

「不過因為你是梁敬宏,所以優惠你,五個印章就讓你換一個全部的我。」

發著抖,聽著接下來的一字一句,不得已靠上了沙發,讓沙發支撐著快要倒戈向學長的自己,梁敬宏捏著拳,像在聆聽著審判。

「但是剩下的四百九十五個,你要拿你自己當抵押品,可以嗎?」

「嗯。」

「然後不好意思,你介意我在地毯這邊吻你嘛?」看著只敢盯著黑色地毯的梁敬宏,林綜則壞心地摟住了對方。「還是,你想在床上?」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