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敬宏太單純,與其以後被別人騙,不如讓你騙他。」轉身往山下走,徐君臨扔下最後一句,「我很自私,只幫自己人,要我幫忙,你就要配當我的自己人,昨天研討會的資料我明天早上要,你看著辦。」

……,就知道沒那麼好的事情,黃鼠狼給雞拜年。

邊往山下走,林綜則邊思考著。

羅晏的事情他是真的沒多想過,那個學弟對他有不明的憧憬他知道,但是始終不當回事,也不認為會變成他跟梁敬宏之間的阻礙。

更不知道進修部會謠傳羅晏是因為吃醋才密告敬宏。

謠言的威力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會這麼扯。

林綜則嘆著氣,慢慢走回實驗室,不專心地整理著數據,直到聽見對面隔壁的教室傳出吵架的聲音。

「大哥他們作弊總比你這個同性戀好!噁心死了!」

還沒有踏進教室,吼罵聲就已經傳到耳裡,皺起眉,林綜則決定先別進教室,先看看羅晏的劇本裡還能有什麼傷人的話語。

「同性戀跟噁心有什麼關係,作弊是人格缺失,同性戀頂多只是性向不同。」

在心中讚賞著乖寶寶難得的冷靜跟口齒伶俐,想到一定是自己最近潛移默化了這個傻孩子,不然他一定是回不出話來的。靠在牆邊,林綜則滿足地笑著。

「誰知道你有沒有病!」

「同性戀不一定有性病,異性戀有性病的才多吧。」

「梁敬宏你少在那邊裝清高,一定是你跟林綜則勾搭上所以果樹學成績才會是八十幾,這比作弊還濫!」

「我考多少跟林學長沒關係,就算不認識他,我照樣可以拿八十。」

本來想隔山觀鬥,以為那個乖寶寶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去應付羅晏那種小角色,林綜則才準備轉身走回實驗室,眼角的餘光卻瞄見了梁學弟擺在身後的手。

緊握成拳,不著痕跡地發著抖。

是害怕?還是生氣?

不管是哪個,都讓他無法視而不見。既然都告白了,他也應該盡盡身為乖寶寶男友的責任義務。

本想好好勸架的林綜則,一踏進教室,理智線就斷了。

「誰知道你什麼時候跟學長搭上的,還裝什麼清純說你討厭林綜則,還不是貼上去!」

「梁敬宏是不是裝清純我不知道,但是密告他作弊的你,實在沒有資格說他裝清高。」

看在眼裡,敬宏的詫異,羅晏的顫抖。

「敬宏當你是朋友,所以我不說什麼傷害你,但是污衊同學作弊,這件事情我會如實告訴徐教授,事情可大可小,你自己看著辦。」拉住梁敬宏的手,林綜則轉身往教室外面走。

遠遠落在後面的,是羅晏摔桌子的聲音。

「學長?學長?你走那麼快是要去哪?」而且還不是往實驗室走,而是往五樓的花圃走?現在去那邊幹麻?餵蚊子?

一路爬上了五樓,連停下來喘口氣都沒有,一到了花圃前面,梁敬宏立刻倚著牆壁大口吸著氣。

「首先,我必須告訴你,你剛剛回羅晏回得很精采。」

「謝、謝謝。」但是不用特地把他拉到五樓來講吧?很喘耶!

「再來,羅晏這件事情我真的會往上報,你求情也沒有用。」

「他自、自作自受我、我求什麼情啊我。」

「最後,我問你。」

邊喘著氣邊站好,梁敬宏不解地看著似乎在隱忍著什麼的學長,才剛喘完想問個清楚,就被對方抓著手壓在牆上。

「你討厭我?」

「咦?什麼討厭你?」怎麼會跳到這邊來?

「羅晏說你討厭我?」

「咦?他有講嘛?」看著林綜則嚴肅的表情,還有雙手被握到有點痛的力道,梁敬宏安分地回想著被拖走之前,羅晏說了些什麼。「呃,我真的不記得他有說這句話。」

「你只要告訴我,你是不是討厭我。」

「我怎麼可能討厭你,呃,好吧,其實我一開始是真的不怎麼喜歡你,羅晏如果有說的話應該是指那個時候吧……。」漲紅著臉,梁敬宏低頭說著,「之後、之後,我,我有在心裡面跟你道歉我誤會你啦。」

「……你如果想反悔可以現在說,趁我還沒有把全部感情放在你身上之前。」撫著接觸到指腹的手腕部分,林綜則鬆了手勁,稍微地放開梁敬宏的手。

「可是,學長……。」

「嗯?」

感覺到林綜則鬆開手,梁敬宏連甩甩自己被握疼的手腕都給忘了,伸出手緊緊抱住對方的腰身。

「可是我後來很喜歡你啊,喜歡到我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所以我不敢說,怕說錯,也不敢告訴羅晏,因為他後來討厭我了……,我真的很喜歡你,如果你要聽我道歉的話我也願意說,對不──。」

起字被吻在嘴裡沒有說出,對方略冷的手掌貼在自己的臉頰上,很冰,可是吻很燙。

跟早上要起身時,又被拉回去跌在學長身上的那個吻完全不同。

學長的手被自己過燙的臉頰暖了溫度,沿著臉頰,輕撫過耳朵,停在後頸髮間。一點點的力道,跟另外一邊順著脖子往下滑,然後扣住腰身的動作一樣。

只有一點點的力道,輕得像是貓咪蹭過去,可是卻完全沒道理地順著力道往學長懷裡靠,太近的距離,腦海裡,氣息裡,都只有那個人。

接吻的聲音刺激著耳膜,在唇瓣被盡情享用之後,吻卻停住了。

「敬宏?」

「嗯……?」

「我可以繼續嘛?」

聽說,接吻的時候會因為血液快速流動,所以腦部缺氧,造成意識不清楚。

聽說,接吻會釋放出他所不清楚的化學物質,會造成人類的上癮症狀。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接吻會使人衝動,應該不是傳言。

親了回去,感受到對方跟自己一樣地期待著這個吻,梁敬宏努力地抱緊對方,傾盡所有似的吻著,冀望可以傳達給對方,自己有多喜歡他。

有多愛他。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