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認識學長開始,他就是個笑臉迎人的學長,好不容易窺見了另外一面,現在又變回那個只是笑的學長。是不是還是可以亂講話,他不知道。

甚至,到了今天,他才知道自己竟是這麼自私的人。口頭上是跟學長講說自己擔心著班上同學會撲空的事情,其實只有自己最清楚,那不過是自己用來逃避事情的藉口。

最擔心的,還是學長的舉止跟反應。

最開心的,還是學長跟自己開的玩笑,儘管乖寶寶印章真的有夠蠢。

雖然在意到這種地步實在是很誇張,但是就是在意了,實在是沒辦法自欺欺人。

一直沒間斷過的淋浴聲,終於在梁敬宏嘆了口氣的時候停住,傳出了刷牙的聲音。

飛快地鑽進棉被裡面,閉上眼,梁敬宏在心中鄙視自己的沒種,連跟學長說個晚安的勇氣也沒有。

算了,反正沒種也不是什麼大罪……快睡著快睡著!

浴室的門一被打開,就聽見林綜則的嘆氣聲。

聽著學長擦頭髮的仔細聲響,過一會又聽見關門的聲音,大概是走回浴室裡面,然後便傳出了吹頭髮的聲音。

學長真的是個很細心的人,還會怕吵醒「已經睡著」的學弟。唾棄自已間接糟蹋了學長的美意,其實他不過是裝睡,睜開眼,梁敬宏對著浴室做了個「對不起」的唇語,旋即又倒回床上繼續裝死。

這就是當林綜則吹完頭髮從浴室走出來時,看到的學弟。

「真的睡著了啊……。」

才十點二十分,居然就睡著了?

「本來想告訴你,我昨天生氣的原因,不過你都睡了那只好算……。」

「學長我還沒睡!學、學長你不冷啊?」半、半裸真的不會冷嘛?

瞪大眼看著只包了一條浴巾在腰間的學長,梁敬宏連話都結巴了。

學長身材真好,他完全不能比啊……腹肌耶好羨慕啊……

「你裝睡真的裝得很差,不是我要講。」

「對不起……。」

伸手按在學弟的頭上,弄亂梁敬宏的頭髮,林綜則使了力將學弟推回床上。「你吃藥了沒?吃完了就早點睡吧。」

「吃過了,學長你不是要跟我說你昨天生氣的原因嘛?」

看著學弟一臉急著想要知道答案的表情,林綜則忍不住笑了出來。「你該不會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只是要拆穿你裝睡,所以才隨便亂說的吧。」

「我是不知道啊……。」

「快睡,明天一大早還要回學校上班,趙講師可以賴床我們可不行。」

「喔。」

「還有,」頓了下,林綜則嘆口氣之後才接著說道,「我沒在生氣,當然也就沒有什麼要告知你的理由,不要再被這個理由騙了,晚安。」

「晚安。」

親眼看著學弟閉上眼,在枕頭上蹭了幾下之後便找上了周公,又感冒又忙研討會,之前還逞強幫忙採樣,難怪累成這樣。

隨手拿來旅館附上的浴袍套在身上,從行李中拿出筆電打開,一直到開機的聲音讓梁敬宏翻了個身,林綜則才將視線從學弟身上移開。

他不是不知道,學弟為了那個私章還有他的應對困擾了一整天,說知情還不夠貼切,應該是說他樂見其成。

敬宏生病那天講的那句話,著實是嚇到他了。

一直以來他秉持著分清家人跟外人的界線差異,連母親都說做得太過火,這樣以後會交不到女朋友之類的話。

但是他一直不以為意,甚至是得意於這樣的差異。

人若對我三分好,就只還予三分笑。

再怎麼樣都只是笑,不能對外人好,人心難測,誰知道你的掏心掏肺會不會只換到嘲笑。

但是這個學弟傻到讓他太安心,因為安心所以不自覺地去付出,一直到聽見學弟說了那句話,他才發現自己的付出遠遠超過了朋友之間。

當下甩門離開,是因為對自己太生氣。這麼多年的原則,居然這麼輕易就被打破。

就算聽見學弟的「掰掰」,也刻意忽略掉了。

回到家吃完了晚餐,發現自己居然沒有辦法立刻回去做數據分析,腦子裡面只擔心著被放在套房裡的學弟,他就決定投降了。

只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他愛上了這個傻子,另外一個是他把這個傻子當寵物看。

不過對他而言,這兩個可能性其實沒有相差太遠。

先不管自己居然是同性戀這件事情,林綜則比較衝擊於自己明明是個聰明人,怎麼會看上這個幾乎是搞不好自己社會人際關係的傻孩子。

而且這個傻孩子搞不好根本沒有在跟他曖昧,只是單純地在對一個學長好。

想到這邊才真的氣到決定攪亂一池春水。

持著這種偏激處世態度的自己,莫名地這麼多年來一直被暗戀,怎麼也想不到會這麼在意這個學弟。

絕對不能只有自己在意對方,這樣就輸定了。

從抽屜裡面翻出私章帶去學校,還沒有在學弟手上蓋上章,那個神經病就出來攪局了。

再次體會到自己果然是個凡人,神經病到底是怎麼發現他對學弟的感情,他完全不知道。但是突如其來的強迫告白,讓他差點亂了手腳。

幸好,梁敬宏似乎慌的比他還嚴重。

看著梁敬宏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瞬間,心中的愉悅幾乎是超載。

原來不是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在意兩人之間的感覺。

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是已經踢起被子的學弟。台南不比學校的濕冷,來這邊會踢被子也是正常的。不過把被子踢到床下實在是……。

起身走到床邊彎腰撿起被子,輕輕地替學弟蓋好,林綜則順勢坐了下來。

「學長……。」

「嗯?」

以為學弟醒了,所以等著下一句話,卻等了快一分多鐘還沒下文,低頭湊近學弟的臉認真看了下,才發現剛剛那只是夢話。

學弟根本就睡死了。

下一秒,意識到梁敬宏的夢境內容有自己的存在,林綜則忍不住嘴角的上揚,然後再次低下頭。

那個吻,跟他昨天晚上想像的,一樣的甜。

僅僅只是貼著對方的唇,溫熱的觸感卻讓人深陷而無法自主。

因為剛剛踢了被子而微微變冷的臉及身體,在擁住的時候自然地貼近對方懷中,體溫很快地融化了理智,原本只打算淺吻的偷襲,卻緩緩地在心裡加深了感情。

其實這是作弊。

但是,就作弊吧。

只要可以把這個人霸佔住,什麼手段也無所謂了。

下了決定,林綜則起身把筆電關好,脫下浴袍放在床邊的椅子上,拉開了被子,滿意地看著學弟因為被子整個不見,就下意識在夢中找著溫暖的地方。

當然,下場就是讓他抱在懷中。

學弟,晚安。明天早上見。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