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從一堆想法中回過神,發現學長已經吃完早餐,還富饒興味地看著他,梁敬宏狠狠地嚇了一跳。「呃,我在想一些事情。」

「什麼事?你如果很忙的話,數據我可以自己用。」收拾完早餐殘骸,林綜則揉揉額際,看向明顯剛剛恍神恍很大的學弟。「你最近應該也快要期末考了吧?算算離期中考也一個多月了。」

「呃,我平常就念得差不多了啦,也不需要特別準備什麼……。」生怕學長真的打算自己去拼數據,梁敬宏連忙用力地擺擺手,面帶笑容地重申著,「我真的可以幫你忙。」

「敬宏。」

「我絕對沒有勉強哦!」

「你是不是在生病?臉怎麼紅成這樣?」

看著學長那認真地研究自己氣色的表情,慌亂地拍上自己的臉,梁敬宏很用力地笑著,「沒有吧?大概是剛剛喝太多熱紅茶所以才會這樣。」

「十二月了,還是多注重保暖吧,趙講師也感冒了,小心不要被他傳染到。」被學弟那用力拍打自己臉頰的動作嚇到,林綜則僅僅搖頭笑了笑,「數據的事情我自己處理就好,你還是專心你的期末考跟獎學金吧。」

「真的不用我幫忙啊?兩個十八組要調查很久不是嗎?」加上CK的話總共有三十八組耶!

「……要幫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怕你拿不到獎學金。」轉頭整理起桌面,順手把早餐殘骸扔進垃圾桶裡面,林綜則接著道,「這學期你有徐教授的課,他對自己實驗室的人會要求特別高,就算你是打工的也一樣。」

「無所謂的,反正念都念了,我盡力了就好。」

「原來你對獎學金的認真只有這樣。」

話才剛落,林綜則便低頭看著地板,沉默地呼吸著。

「呃,學長……。」還好吧?不是要昏厥了吧?「學長?你不舒服嘛?要不要……。」

「我還好。」

「呃、喔,那就好。」

覺得接下來說什麼好像都很奇怪,最重要的是剛剛學長似乎是想罵他的樣子,卻突然停下來。該不會是真的要罵人?

試探地瞄了眼學長,梁敬宏決定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學長看起來,好像真的很生氣的樣子。

生氣也是應該的吧,當初因為他這麼重視獎學金,所以學長才幫忙的,現在卻好像其實根本不重視獎學金,不過說起來比起獎學金他覺得還是報答學長比較重要……。

「不好意思,我剛剛口氣太衝了。」

比剛剛打自己還來得用力,梁敬宏飛快地抬起頭然後死命搖頭,「對不起的是我,抱歉我不應該忘記學長你是因為我的獎學金才幫我這麼多的!」

「……這是你猜的,我剛剛生氣的原因啊。」輕輕地笑著,林綜則說道,「別再搖頭了,我沒在生氣,只是覺得有趣。」

「有趣?」哪裡有趣了?

「只是沒想到我也有對別人這樣說的一天而已。」對著梁敬宏燦爛地笑著,林綜則拿起桌上的報告紙與筆,「我等一下十點半左右會開始採樣,在農場的後山你知道地點吧?」

「知道。」

「那我在後山等你,帶飲料過來,我要紅茶半糖去冰。」起身拿起外套,看著學弟默念著紅茶半糖去冰,決定偶爾壞心眼一下,林綜則接著說道。「等一下記得要鎖門,還有請系辦的大姐幫徐教授訂兩份便當,一個雞腿一個排骨,記起來了嗎?」

「嗯!」紅茶半糖去冰還有一個雞腿一個排骨!

「那後山見。」噗。

「好!」

 

 

*               *                 *

 

 

採樣其實很快,只要確定每棵樹要多少葉子就可以飛快地採樣,麻煩的是台灣的氣候,有時候到了十二月秋老虎還在發威,有時候卻是冷到讓人不想做任何事情。

這個十二月,卻讓人連在樹陰下採樣都覺得太熱。

「徐教授之所以不收女生,是因為他覺得女生做果樹太辛苦,」邊採著葉子,林綜則邊說道。「不過很多女生都覺得自己絕對不輸給男人,想進實驗室卻進不了。」

「因為跟著徐教授可以學到很多,所以就算知道很累,大家還是會想進實驗室吧。」這麼點學生的本分想法應該還是有的。

「所以你會想進實驗室嗎?」

「一點都不,我畢業以後要回去繼承家業,振興我爸的有機農場!」

「是、是,一甲多的地放在那邊種這麼多年向日葵也種夠肥了,拿來做有機業最合適。」

「就是說啊!」

「真是不理解你爸怎麼會想種向日葵營生……。」

「是啊,我也不了解,怎麼會種綠肥植物呢。」搖搖頭,梁敬宏把採樣好的葉子放進歸類好的盒子裡面,「學長,丙組的九到十八組我採樣完了,你好了嗎?」

「嗯,好了。」

「學長。」

「嗯?你有漏掉哪一組嘛?」臉色怎麼怪怪的?「漏掉就直接說,重新採樣就好。」

「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從剛剛就怪怪的。」講話異常的簡短,也不像平常那樣會開玩笑說他家綠肥作物種得比該種的植物好一百倍。

「嗯?沒有吧。」放下裝著採樣植物的盒子,林綜則捏了捏酸痛的肩膀,認真地看著學弟。「你臉色從剛剛也不是很好看,該不是就是在想我是不是心情不好吧?」

「呃,可以這麼講啦,我覺得你還是回去休息比較好,徐教授應該也知道你最近很拼吧。」

「他知道是知道,同不同情我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知道他沒人性……。」

「不是這樣說的。」看著為自己抱不平的學弟,第一次覺得有個替自己擔心的人其實也不錯,林綜則嘆了口氣。「徐教授並不是個寬以律己嚴以待人的傢伙,他對我有多少要求,就對自己有多上十倍的要求。只是他的要求,對一般人而言有比較難以達成而已。」

「我看不出來。學長你明明就累的要死不是嗎?明明知道你很辛苦,總不會還以為這些工作量是正常的吧!」

「說這樣很矯情,但是學弟,如果人只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那人類永遠都不會進步了。世界上沒有這麼多像徐君臨那樣的天才,想要有自己的成就,就要比別人辛苦。」苦笑了下,林綜則接著說,「我不敢說我遊刃有餘,但是我盡我所能並且試圖超越自己,沒什麼不好。」

 

    全站熱搜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