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齊哲樂的情緒緩和下來後,宋銘謙叫客房服務送來幾樣餐點,叮囑齊哲樂吃點東西再出門玩,別餓壞肚子。

齊哲樂低著頭,略為尷尬地道了歉。

酆敏淳向來對這樣的場面感到不知所措,他站在宋銘謙身後,視線落在宋銘謙的肩膀上。

宋銘謙跟齊哲樂聊了一會,等客房服務送餐後,他才對齊哲樂說,「我們晚點還要去機場,下次再讓你當導遊吧。」

齊哲樂紅著眼眶,用力點了點頭。

離開飯店搭上車後,酆敏淳才問:「你早上聯絡齊哲暐的啊?」

「是。」宋銘謙答:「不只齊哲暐,還有魏晴繁。我叫他找十幾位年輕而且身手不錯的保全跟我們一起進飯店。他們全在門外,要是出事,也有人手能亡羊補牢。」

宋銘謙將備用的計畫詳細告知,酆敏淳靜靜聽著,直到手機鈴聲響起,宋銘謙接了電話。

打電話來的是齊哲暐,講了什麼,酆敏淳其實不太感興趣。他看向窗外,想著不久前發生的事。

「怎麼了?」很快就講完電話的宋銘謙收起手機,抱住酆敏淳,問:「你看起來不太開心。」

「我在想,我是不是給你找麻煩了。」酆敏淳輕輕摸過自己的手腕,上面的指痕還紅著,像在提醒他剛剛發生過什麼事。「如果不是我要求來上海,就不會發生這件事。」

「如果不是我們今天來上海,他原本的計畫是綁架你。」宋銘謙沉聲道,語氣裡藏著怒氣,「幸虧我們來了趟,否則要是你被綁架,我可能會、」

酆敏淳聽見宋銘謙深呼吸,他沒問「可能會怎樣」,是因為自己心裡大概有個底。

剛剛宋銘謙還能保持禮貌跟齊哲樂說話,如若發生的是綁架,下場肯定不是有點尷尬而已。

「下次,」酆敏淳說:「下次來上海,除了在台上之外,我一定寸步不離你。」

宋銘謙笑道:「不只在上海,其他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我都贊成你這麼做。」

「那不行,」酆敏淳認真道:「你辦公室沒鋼琴也沒文學讀物,我要是寸步不離,到你辦公室的話就只能發呆了。」

「好的,鋼琴跟文學讀物對吧?」宋銘謙單手拿出手機,憋著笑,當著酆敏淳的面點開備忘錄,「等回到國內,我就叫楊芮買。」

「我不是這個意思,」酆敏淳連忙遮住手機螢幕,說:「你買了,我也不敢在辦公室彈琴啊,吵到別人怎麼辦。」

「你彈琴怎麼會是吵,」宋銘謙理直氣壯,直道:「別人想聽,要付費買票的!」

酆敏淳還想勸阻對方,卻聽見宋銘謙沒憋住的笑聲。他意會過來,明白宋銘謙只是想逗他,並不是真的非要買鋼琴不可。他想了想,說:「反正不能買。」

「為什麼?」

酆敏淳側過臉,掙扎了一下,說:「有人跟我說,宋家的優良傳統是聽另一半的。我說不能買,那,你買,還是不買?」

宋家小少爺挺胸,凜然道:「不買!」

酆敏淳被對方那充滿正氣的表情逗笑,原先還有些凝滯的氣氛,也隨著笑聲消散。他放鬆地往後靠,讓自己陷在宋銘謙懷裡,難得懶散地不願動。

「蜜月之後就是巡演了,」酆敏淳看著宋銘謙執起他的手,與他交握,兩人的手,皆是骨節分明。他為了彈琴,長年不留指甲,而宋銘謙的中指與食指,有長年握筆的薄繭。「好久沒有在眾人面前彈琴,實在是……有點緊張。」

「為什麼緊張?」

「怕退步吧。」酆敏淳輕嘆,「以前練習是拚命練,之前空白了一陣子,後來雖然又接著練,但我總覺得不太一樣了。」

「的確是不太一樣,」宋銘謙瞅著丈夫手腕上的紅痕,最後忍不住以指腹輕輕搓過。好一會,他才說:「你以前彈琴,很陶醉其中時,偶爾才會微微笑一下。現在常常笑,有的時候,表情還特別溫柔,看得我都有點嫉妒那台鋼琴。」

酆敏淳挑起眉,問:「你以前看過我彈琴?高中的時候嗎?」

「高中時在音樂教室偷看過,你開始巡演後,只要我能去的我就會去。」宋銘謙解釋了一會自己真的不是偷窺狂,只是,人都會忍不住去注意喜歡的人,「雖然那時還沒辦法成為贊助商,但每場我都送了花。哪,我是骨灰級別的粉絲,我說你沒退步,就肯定沒退步。」

「你每一場都送了花?」

宋銘謙得意的點頭,說:「從無缺席。」

酆敏淳突然坐直,回頭看向宋銘謙。「那署名呢?」

「我那時沒敢寫全名,怕要是有人認出來,跟我爸媽說了,他們會猜測你就是讓他們兒子發現自己愛男人的人。」宋銘謙見酆敏淳一臉嚴肅,也不多說原由,便接著講:「我每一場都送百合,只是品種不、」

酆敏淳反握住宋銘謙的手,也顧不上禮貌,他急促道:「你的署名是S,對吧?從頭到尾,每一場都送百合的,只有一個。」

宋銘謙沒問「你怎麼會記得這麼枝微末節的小事」,他只是愣了一會,最後在酆敏淳的嘴角親了一下。「對。」

酆敏淳仰起頭,也吻了宋銘謙。

在宋銘謙打算得寸進尺多親兩口時,酆敏淳推開他,笑瞇了眼,說:「是我的恩師先發現的。他是位很浪漫又很嚴厲的良師。」

「嗯?」為什麼親到一半會提及老師?宋銘謙忍著親近的渴望,認命等著下文。

「他曾經跟我說,這位S如此深愛你的音樂,如此知音,是很值得以身相許的。」酆敏淳笑道:「沒想到一語成讖。」

「那我們要跟老師約吃個飯嗎?既然都要去歐洲了,」宋銘謙自然地跟著丈夫喊老師,他在酆敏淳耳旁蹭了蹭,說:「跟老師報備一下,你結婚了,對象是那位神秘兮兮不曾出現的S。」

酆敏淳點點頭,在宋銘謙抱緊他時,笑著獻上擁抱。

未來,他將窮盡溫柔,以報那人默默多年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