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要購書請點我點我點我,先看看公告就可以了解如何買書囉!
※mail:chitiday艾特gmail.com (如果要購買書籍請詳見上面那篇公告 )

 

 

 

 

 

電影院外,一台計程車停下,沒一會,楊芮打開車門下車。

幾乎是第一眼,楊芮就看見不遠處的魏晴繁,魏家大少爺,她老闆的好友,一個換過的女友比她衣服還多的男人。

她撫平了裙面皺褶,試了幾個微笑後,慢慢走向魏晴繁。

魏晴繁顯然也看見她,便快步走了過來。「妳也提早到了?是跟我一樣期待嗎?」

「職業病,」楊芮笑道:「平常工作有約,總要提早一小時抵達,確認細節後才能放心。今天還算太晚到了。」

魏晴繁也笑了笑,一推四五六,彷彿剛剛說出期待的人不是他。「也不算晚,離開場還有二十幾分鐘呢。」

楊芮沒說什麼,只是微笑著跟在魏晴繁身邊走進電影院,兩人之間留著恰好的距離,不算親近,也不疏遠。

一進電影院,服務生立刻小跑步的朝他們而來,楊芮在服務生抵達之前,轉頭說:「希望他不是來告訴我,你為了看電影,包了個影廳。」

魏晴繁抬手朝服務生比了個手勢,示意對方別再過來了。他挑眉,問:「為什麼不能?覺得浪費錢?還是影響到別人的生活娛樂?」

「不,別人的生活與我無干。」楊芮偏頭一笑,順便將行走時飄到臉頰附近的髮絲撥到耳後,「我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所以不喜歡。」

「安全?」

「影廳算半密閉空間。」楊芮的視線飄向別方,像是對接下來的話感到抱歉,但她還是要說。「基於我對您的認識,跟曖昧對象吃個飯都能吃到對方唇膏上,我得盡可能讓自己處在不被騷擾的地點,就算被騷擾了,至少也要有機會呼救,以保安全。」

魏晴繁臉上的笑意有些掛不住,他深吸口氣,說:「好,那我們買下一場的票。」

「可能沒辦法,」楊芮面露困擾道:「我晚點約了人吃晚餐。」

約了人吃晚餐?魏晴繁深吸口氣,一點也不訝異自己已訂好的雙人晚餐注定要報銷。「不然這樣,我們還是看原本那場電影,中間隔個空位。這樣很安全了吧?」

楊芮伸手比了個二,魏晴繁頓了一下,問:「這是……勝利手勢?」

「不,是指隔兩個位置。」楊芮笑著問:「可以嗎?」

魏晴繁咬牙應允,「可以。」他招招手,讓服務人員過來領他們進影廳。途中,楊芮一直站在他右後方約四十公分處,是個聽得到他說話,卻不會離太近,還能保有一些隱私的距離。

跟他秘書與他保持的距離幾乎分毫不差。

魏晴繁覺得自己心頭窩著一股火氣,但又不怪楊芮。一切都只能怪宋銘謙拉高了專情與談戀愛的標準,才會讓他這麼辛苦。

隔著兩個空位,兩人準時入座看電影,電影播到一半時,楊芮出去了一趟。

魏晴繁心裡其實沒底,不知道楊芮會不會乾脆離席不回。但他想,楊芮如果要離開,一開始隨便找個理由不赴約就好,何必來這裡。

這麼一想,雖然還是坐立難安,但魏晴繁終是忍住了追出去看的念頭。

隔了幾分鐘後楊芮才回席上,大概是太黑了所以看不清數不好,最後坐在離魏晴繁三個空位的位置上。

魏晴繁起身往楊芮那邊移了一格,並在楊芮轉頭看他時,指了指中間的兩個空位,表明自己沒有違反說好的規矩。

好不容易捱到電影演完,魏晴繁起身走到楊芮身邊,問:「要喝點東西嗎?這附近有家店的下午茶還不錯。」

魏晴繁本以為楊芮十之八九會拒絕,但楊芮只是歪著頭,想了幾秒後答應了。

同時,楊芮也站起身往出口走。「在哪呢?」

魏晴繁來不及思考為什麼楊芮會答應,畢竟,一定是因為自己做對了什麼,所以楊芮才會答應的。但他無暇細思,只能跟在楊芮身後,說:「離這裡不遠,大概一公里左右。」

「那就麻煩您帶路了?」

走路?魏晴繁想說他有車有司機啊,但轉念一想,走路也是不錯,相處的時間長一點。「好。」

直到兩人抵達飯店一樓的茶館,魏晴繁才意識到自己一路竟然就靜靜走著,沒多說一句話,完全浪費了這段時光。

這短短片刻,楊芮不像之前那樣,她沒有針對他的明顯敵意,掛著不帶刺的微笑走在他身邊。魏晴繁發現自己忙著雀躍,忘了聊天也忘了其他事。

入座後點完茶與點心,魏晴繁才問:「為什麼答應?」

「嗯?」楊芮拿起濕紙巾擦手,不解地看向魏晴繁。

「我以為妳會拒絕我,不願意出來看電影。」魏晴繁也不兜彎繞圈,他直接說:「但妳答應了。」

「我原本的確是想拒絕的,」楊芮折好紙巾,放到一旁,「但對陌生人有成見或偏見,不是我的作風。我想,如果要有憑有據的討厭你,還是得說些話才行。」

「那?」

「嗯?」

「那妳現在討厭我嗎?」魏晴繁兩手在桌上交疊,試圖掩飾自己難得的緊張。「還是有點改觀了?」

楊芮笑道:「談不上改觀,也說不上討厭。不過你看電影的習慣還不錯,不吃東西、不試圖聊天,也記得關靜音。所以,如果魏先生下次還想找我一起看電影,我很樂意答應的。」

魏晴繁不自覺鬆口氣,說:「好,一定找妳一起。」

「不過,」楊芮話鋒一轉,將話題帶到魏晴繁沒想到的人身上。「主要驅使我答應的,是因為我想私底下問你一個問題。」

「喔?妳問。」

「雖然老闆發了喜帖給秘書室的所有人,讓我們都參加,意思應該是讓我們輕鬆吃頓飯,看他秀恩愛。」

「沒錯,我很肯定他的重點就是秀恩愛。」魏晴繁閉上眼,表情痛苦地說。

楊芮深知眼前這人最近被老闆秀恩愛秀到崩潰,她忍著笑,說:「作為秘書,我還是下意識看了一下布置跟流程。」

魏晴繁坐直,點了點頭,覺得對方下一秒就要誇獎他做得不錯。事實上他也值得一個誇獎了,他們飯店經理說這流程跟佈置要留下來,肯定有很多達官貴人爭著用,這堪稱經典啊。

但楊芮只說:「四個休息室,最小間的那間跟其他三間離得特別遠,中間還有保全駐守的四個點。這場婚宴不收禮金,所以最近秘書處光是禮物就簽收了上百件,那麼,這些保全的工作不是保護禮金,那間休息室也不是拿來放禮金或禮物的。」

魏晴繁點點頭,表示這推論正確。

「是保護高官?還是我老闆有什麼危險?」楊芮皺起眉頭,「可是那麼小間,不可能拿來招待高官或者當新人休息室……」

魏晴繁看著對方認真困擾的模樣,失笑問:「妳為了這個,才答應跟我看電影?」

楊芮愣了下,有些不服氣的說:「對。我們有個新進的秘書問我為什麼有這種奇怪的安排,我答不上來。她說原來也有楊秘書不知道的事啊,說她以為楊秘書無所不知呢。」

 魏晴繁收起臉上笑容,留在心底偷笑。他還以為楊芮只有專業,沒人不會被她的優秀刺傷。沒想到,私底下還滿可愛的。

 楊芮接著說:「我的確不是無所不知,也不可能無所不知。但被一個新人這麼說……我,」楊芮咬了咬下唇,臉上全是不服。

後面的話,魏晴繁也不打算要求讓楊芮說完。他往前一些,低聲說:「那個小房間,是妳老闆的姻親要用的。那位小姐呢,要求自己一間休息室。我本來不想理她,有病吧她又不是新娘,要什麼休息室。」

楊芮點點頭,認真聽著。

「但她即將要嫁的對象是個政二代,雖然不是得罪不起,但沒必要。最後只好也給她一間,然後像對待炭疽病毒那樣隔離她。」

楊芮大概清楚酆家當時的狀況,聽完魏晴繁的說明後,她也算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一間奇怪的配置。她微微一笑,道了謝。

「那妳……有打算跟新人說明嗎?」魏晴繁忍不住問。

楊芮搖搖頭,說:「她是新人,口風緊不緊我不知道,她有沒有職業道德我也不清楚。這種私事,她暫時不需要知道。」解釋完畢後,楊芮朝魏晴繁又笑了笑,道:「當然,謝謝你告訴我,畢竟這是私事。」

魏晴繁擺擺手,說:「妳是不是把我當垃圾看,這我不確定。但我確定妳絕對是專業的秘書,說是私事,但我相信妳能保密到家的。」

楊芮忍住笑,沒回應魏晴繁那句是不是當垃圾看,卻盡可能認真地又道了一次謝。

魏晴繁也沒多在這件事上著墨,只跟楊芮討論起剛剛的電影,以及討論了兩人對電影有哪些共同的喜好,順便約了下次看電影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桔
  • 阿繁的真正春天終於來了嗎!
    幫他集氣一下好了!
    阿繁加油!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