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點左右,方宥弘在學校裡的連鎖速食店裡買了杯熱咖啡跟熱牛奶,熱咖啡無糖,熱牛奶全糖還多拿了一份糖包。

在等待餐點送上的空檔裡,方宥弘傳了封訊息給凌辰州,問問凌辰州現在人在哪。如果還在教室,他就直接過去。

直到他把餐點拎在手上,凌辰州卻還沒回傳訊息。

方宥弘一邊撥電話一邊往離速食店有點距離的外文系大樓走,電話一直沒人接,他猜想,凌辰州要不是睡著了,就是在忙,又忘了取消手機的靜音狀態。

他找了所有教室後確認凌辰州不在系館裡,想了想就直接往學生餐廳的方向走。

毫不意外的,方宥弘在學生餐廳的角落找到凌辰州。

那人戴著耳機,專注地看著筆電螢幕,手指敲擊鍵盤的動作快速俐落,偶爾停下時,凌辰州會皺一下眉頭,看起來像在思考下一行該寫什麼。

方宥弘走向凌辰州,並在他對面坐下。凌辰州頭也沒抬,僅僅瞄了他一眼後便道:「等我一下。」

這一等,就是二十分鐘。

方宥弘把糖加入溫牛奶中,搖了搖,放到凌辰州左手邊。

他看了錶,覺得等會一下課就會湧入大量學生,乾脆先去點了餐,並在下課鐘聲響起前端著兩份午餐回到位置上。

凌辰州皺了皺鼻尖,終於捨得抬頭。他按下存檔,準備關機時順手拔下耳機,面露委屈地朝方宥弘說:「好餓喔。」

「你沒先吃點早餐?」

「只吃了一點點,有跟沒有一樣。」凌辰州將關機完的筆電收進包裡,開開心心地將屬於自己的餐盤移到面前,「你有加飯嗎?」

「加了,」方宥弘看著凌辰州沒幾兩肉的胳膊,搖搖頭,調侃道:「你都吃到哪裡去了啊?」

「動腦子很消耗熱量的,」凌辰州拿起湯匙,挖了一口咖哩飯塞進嘴裡,邊嚼邊說:「你提早下課?」

「嗯,」方宥弘端起自己的那杯無糖溫咖啡,喝了一口後才道:「趕報告啊?」

凌辰州埋頭吃飯之餘,不忘點頭回應。

「所以你昨天熬夜是為了報告?」方宥弘見對方又點頭,只能無奈地不再問。他也不傻,凌辰州從來品學兼優,報告絕不拖到最後一刻才寫。

會弄到死線前才拚命趕,凌辰州是為了什麼,他不是不懂。

想起前些日子轟動了好幾天的社團成果展,方宥弘想說些什麼,又覺得自己不應該管太寬。他斟酌了下,正要開口時,凌辰州卻搶先朝他噘了噘嘴。

「你喝咖啡?好香。沒有要分我一口嗎?」

將說出口的話被方宥弘嚥回喉嚨裡,他想也沒想就回:「凌辰州先生,有先天性心臟病的人熬夜後不要喝咖啡比較好吧?」

凌辰州雖然挺有意見的樣子,但也只是咕噥兩句就放棄了咖啡,低頭繼續吃飯。

「而且這杯是無糖的。」

凌辰州發出代表嫌棄的單音節,而他盤裡的午餐正以驚人的速度消失中。

「喝你的熱牛奶啦病人。」

凌辰州抬起頭,鼓著兩頰,邊嚼邊委屈地看著對方。

在那樣的眼神中,誰都只能全軍潰敗,方宥弘搖搖頭,道:「我加一包糖了,你要是覺得還不夠,晚點再去買方糖吧。」

凌辰州吞下咖哩飯,笑著說:「謝啦!」

「這麼熟了,謝屁啊。」

凌辰州聞言一笑,朝方宥弘眨眨眼,表示收到了對方的好意。

方宥弘也笑了笑,拿起筷子,將盤中的雞腿夾到凌辰州的盤子裡。他有些無奈又想笑地想著,自己上輩子大概刨了凌家祖墳,所以才會不僅僅為凌辰州的才華所折服,還得時時惦記飽祭對方的五臟廟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