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剛過,比起上週的沉重氣氛,學生顯得放鬆許多。

但,對老師們而言,煩心事才剛開始。

雖說趙俊彥有不少考卷要改,但他的科目與徐君臨的性質不同,改起來相對快。

趙俊彥只花一個下午就改完考卷,回到家吃完晚餐後回書房輸入成績,最後盯著螢幕發呆。

徐君臨看在眼裡,猜測大概是學生成績太差,趙俊彥又在猶豫要不要加分。等猶豫完加分的問題後,趙俊彥就會開始檢討是不是自己的教法不適合這班學生。

對這樣的趙俊彥,徐君臨總是有點又愛又無奈的想法在心底繞。

自己是極為欣賞趙俊彥個性的,客觀來說,這人不僅教學認真,也從不因為自己是長輩就只檢討是否學生不好好上課才考差。

在這間背對著背的書房裡,當他回頭看向趙俊彥,總有很大機率見到趙俊彥反覆修改教材,偶爾還會問他意見,多方參考。

儘管他提出的建議常常被趙俊彥說這種教學法太殘暴了我不接受,但他很欣賞這一刻。多年來,儘管反覆受到挫折,但趙俊彥頂多難受幾天,不曾真正喪氣過。

徐君臨離開書房踏進廚房,找到上個月園產加工李教授送他的柚子醬,挖了兩匙以熱水沖泡後兌些許冷水,邊攪拌邊走回書房。

剛剛還坐在書桌前撐著下巴苦思的趙俊彥已經起身,在書房裡繞著圈走,順便伸懶腰。

「要喝嗎?」

「什麼?」趙俊彥湊到他身邊,深吸一口氣,「好香!柚子嗎?」

徐君臨笑著應了聲「嗯」,將熱飲遞給連連點頭的趙俊彥。「需要幫忙嗎?」

趙俊彥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熱茶,在徐君臨繞到他身後,幫他捏著肩頸處肌肉時搖了搖頭,「我打算下週再考一次一樣的,另外給他們個加分題,問他們上課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寫不出來就不能怪我了。」

「這算加分題?」徐君臨失笑,但手上的按摩力道一點也不受影響。

「當然算。是你的加分題太刁鑽了,誰知道木瓜樹被颱風吹倒要怎麼救?而且這根本不算加分題吧,加分題應該是問問老師的名字啦,或者……其他什麼放水的問題。」趙俊彥笑著補充:「上次還有學生跟我說,你的期末加分題是寫出三種不同品種荔枝的上市月份,這是一般題目吧?」

「如果是一般題目,就不會只有三種,更不會只要他們寫上市月份。」徐君臨解釋著,但他知道,在趙俊彥眼裡這只是他單方面振振有辭。

「你不考慮出點簡單的?挽救一下他們崩潰的期中考?」

徐君臨挑眉,稍稍側過頭,在趙俊彥耳邊道:「不然出一題本科教授的男朋友是誰,錯了倒扣十分,怎麼樣?」

趙俊彥嘖了他一聲,低頭繼續喝柚子茶。

「不說話是同意了?」

「不准出這題啊,」趙俊彥不帶怒意地回頭瞪了他一眼,臉頰上還有些紅,「你還是折磨他們好了,反正他們習慣了。」

「這倒是,就像我也挺習慣你折磨我的。」徐君臨聳聳肩,見趙俊彥杯裡的柚子茶剩不到幾口,又問要不要再喝一點?

趙俊彥搖搖頭,錯愕地問:「我哪時折磨你了?」

「你下週讓他們再考一次,肯定要再改一次考卷。這次加分題還是必須看很久的那種,閱卷時間勢必加長。」

趙俊彥聞言並不否認,只說:「你覺得這樣不好嗎?」

「當然不好。」

趙俊彥嘆口氣,聽起來很為難的樣子,「我也覺得出一樣的題目不好,可是我想確認在講解過後他們懂了沒。」

徐君臨沉默以對,把懷裡的人轉半個圈面對自己,執著地盯著趙俊彥看,嘴角噙著笑。

最終仍是趙俊彥敗下陣來,他撇撇嘴,眼神游移地說:「我會改快一點,不會改到沒時間理你的。這哪算折磨你啊,你太誇張了……」

徐君臨拿走趙俊彥手裡的馬克杯,隨手擱在旁邊的桌上,接著便將人抱緊。「不是要你給自己更多壓力,你慢慢改,慢慢看。」

「喔?這次這麼好說話?」趙俊彥的聲音埋在他胸口處,柔軟的笑聲從喉嚨發出,震動著他的世界。「還讓我慢慢來?」

徐君臨想著,我們有的是一輩子,慢慢走,才不會這麼快走到盡頭。

他笑著在趙俊彥的額頭上輕吻一記,笑道:「當然,你下週可以慢慢改,這週就不要管他們了。」

「嗯?」

「這頓先吃飽,下週你改考卷我保證不鬧你。」

「我就知道你這麼好說話都是有預謀的!放手!」

趙俊彥嚷歸嚷,也沒真的拒絕或動怒,更在接下來的親吻裡熱烈地回應著。

當徐君臨說出「你現在的味道像柚子」時,趙俊彥笑瞇了眼,伸手摟緊他的腰,輕聲笑答「這種簡單程度才叫加分題。」

那學期,園藝大二在寫果樹學期末考卷時,驚喜地發現,今年的加分題異常簡單。

短短幾個字,充分說明了徐教授對這題型的喜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