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從某個下午第三堂課開始的。

當園藝大二的學生敲了敲門,趙俊彥轉頭只見對方手中捧著四到五束玫瑰時,只能不是很想相信地在心中承認今天就是那個日子。

果不其然,學生一徵求他的同意後就開始唱名,被點到的女同學們收下玫瑰,或笑或面無表情。

但總歸,園藝週幾乎等於告白週這件事情無人不知。

很多年前,徐君臨也曾在園藝週時送了他將近兩百朵玫瑰,幾乎掃空園藝系一開始進的玫瑰貨量。為了避免其他想訂玫瑰的學生因不滿而上網罵人,園藝系的學生只好緊急補貨,忙得天翻地覆。

後來學生雖沒什麼怨言出現,但他覺得這樣實在不好,就以條件跟徐君臨交換以後不要在園藝週訂花給他。

看著園藝系學生的背影,趙俊彥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出門時徐君臨太過燦爛的笑臉。

趙俊彥接著憶起自己前幾年跟徐君臨簽下的不平等條約,突然有股不想下班的衝動。還想著今天要怎麼假裝自己很忙超級忙時,趙俊彥卻聽到了學生的笑聲。

「什麼事這麼好笑?」

「老師你剛剛皺眉頭耶,是羨慕荷荷嗎?」

趙俊彥望著天花板想了想,荷荷是誰?「……哦,江綺荷?」

被點到名的學生臭著臉,只見她旁邊的兩張桌子上堆滿玫瑰及桔梗,顯然是校園美女等級。

「老師,徐教授會不會也送你花啊?」一名學生突然提問:「我們好像都沒看過徐教授送你花耶,明明就園藝系的活動啊。」

「他……」趙俊彥猶豫了一下,實在不想在課堂上聊私人事務,尤其內容跟徐君臨有關。但看著底下學生們已經聊起來,甚至跟江綺荷借花拍照打卡,他嘆口氣,試圖抓回學生們的注意力,「很久以前送過啦。」

話一出口,底下的學生立刻炸開鍋,大聲討論且不在乎台上的老師是否又嘆了口氣。

「咦?那為什麼現在不送了?」

「難道是追到手就不用送了嗎?」

「嘖嘖!」

「你馬咖好咧,是沒看到徐教授上次在老師辦公室煮粥喔?馬的我回去還被我女朋友念個半死說看看人家神經病!」

「對!幹!他真的神經病!做什麼拉高男朋友的標準啊想逼死誰?」

趙俊彥敲敲麥克風,等亂成一鍋粥的學生們看向他後開口道:「他不送是因為我希望他不要送,太浪費錢了。」

底下學生分成兩派,一派主張這有必要啊不是浪費,另一派主張這真的很浪費啊花過幾天就謝了。

最後,由江綺荷舉手發問,「為什麼老師覺得不要送啊?」

「嗯,花謝了就沒了,想保存的話還要花時間做成乾燥花。」趙俊彥想了一下,反正快下課而且今天的進度也講完啦,就又說:「而且他之前說過花卉是生殖器官,害我每次收到花就有一種收到……嗯,的感覺,不太好。」

底下一片沉默,瞬間有幾名學生振筆疾書,比上課作筆記還認真。

「再說,他平常已經夠會找節日送禮物,園藝週就放過我吧,我有說過我們家有個書櫃只放他送的禮物就滿一半了嗎?」想到那個書櫃,趙俊彥就有點來氣,「我本來買書櫃是要把箱子裡的書清出來放,結果我的書放到一半左右就發現櫃子已經滿了,徐君臨還說櫃子嘛,再買就好啦。」

趙俊彥一口氣講完,發現底下學生們個個睜大眼看著他,他舔舔嘴唇,咳了咳,「反正,花是不用了。」

學生們紛紛討論,趙俊彥清清嗓子交代這週進度的練習,才講完,下課鐘便響起。幾名學生笑著大喊起立敬禮老師掰掰,趙俊彥揮了揮手,正準備收拾桌上的講義與課本時,眼角餘光突然瞄見了熟悉的人影。

學生搶在他之前喊了「徐教授好!」,這讓趙俊彥突然升起跳窗逃走的念頭,但最終他還是轉頭朝徐君臨笑了笑,眼底充滿警告「你最好一句話都不要說」的那種笑。

但徐君臨如果會受理警告的話就不是徐君臨了,他笑著說了句「我來接你下班回家」,立刻引起學生們的竊竊私語。

趁著徐君臨還沒說出太駭人的話,趙俊彥手忙腳亂地收拾完畢,快步走向徐君臨。

幸好這幾年在他溝通又溝通,簽了一條又一條不平等條約後,徐君臨總算在公開放閃跟胡說八道這些事情上有些妥協。

等他們離開系館,經過那種滿阿勃勒的小徑時,徐君臨才開口。「今天是園藝週第一天。」

「我知道。」趙俊彥四下張望,確認附近沒人,「你學生這週營收一定超好,光我班上有個女生就收了兩桌的花。」

「我才不在乎他們的營收,」徐君臨聳聳肩,「我只在乎這週是園藝週。」

「我知道我知道,照你的規矩走嘛,寫一封情書給你,我到家就寫,」趙俊彥自暴自棄地說:「園藝週結束之前不可以不受理你發情,」

「那是情侶間交流感情的行為,不只是發情。」

趙俊彥在徐君臨遙控解開車門鎖後打開車門,一坐下就說:「但交換的是這一整週你都不可以送花,也不可以在學校做出太扯的行為。」

徐君臨發動車子關上門,在打檔後轉頭看向趙俊彥。

「幹嘛?」

「如果你每週都寫一封情書給我,也不阻止我抱著你睡,我每週都可以比照園藝週辦理。」

趙俊彥搖搖手指,「辦理你個頭,每週寫情書你當我是專欄作家啊?論文都寫不完了還寫情書。」

「我可以喔,」徐君臨理所當然地說:「而且我知道你從前幾天就開始打草稿了對吧?我在垃圾桶裡看到了,草稿。」

趙俊彥自覺臉上一紅,咳了咳,假裝沒聽見。「走啦我要早點寫完那封情書還要趕論文!」

「嗯。」徐君臨笑了笑,沒有說什麼能讓他臉更紅的話,安靜地開車駛離學校。

趙俊彥轉頭看著窗外風景,以及車窗上倒映的徐君臨側臉,紅著臉,繼續構思那封情書到底該怎麼結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