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要購書請點我點我點我,先看看公告就可以了解如何買書囉!
※mail:chitiday艾特gmail.com (如果要購買書籍請詳見上面那篇公告 )

 

 

回到學校已經過了三個鐘頭,告白之後的吻雖然只是跟蜻蜓點水一樣輕,但是卻讓他從台南一路恍神回學校,甚至已經快要上課了,還是不怎麼能回神。

突然就被告白了。

學長到底在想什麼,其實他不是很了解。學長真的喜歡他嘛?他也其實不是很能確定。

回想起徐教授的那串話,徐教授眼裡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學長在戀愛,可是他怎麼什麼都看不出來?

就算是當局者迷,他也迷得太誇張了。

雖然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可是來得太迅速讓他傻眼,一直覺得搞不好這是個沒有醒的夢境,等一下林學長就會把他叫醒,然後告訴他已經六點了要準備回學校。

不管告訴他什麼都好,都不應該是告白吧?

還是學長踏進浴室之後被外星人抓走改造才放回來?不然怎麼會突然發神經跟他告白?

翻翻白眼,連自己都覺得這個想法不實際,梁敬宏深深吐了口氣之後,一抬頭就看見自己也躲了好些天的羅晏。

羅晏就站在大哥旁邊,臉上沒有表情,只是聽著大哥他們說話,偶爾點點頭或是回個話,完全沒有往這邊看過來。

光想著對學長的感情,完全忘了羅晏的這件事情。

告密的人是羅晏,這點他承認,也因此哭了。但是如果哭就能解決事情,就不是真正的生活面,他跟羅晏,絕對當不成朋友,絕對不可能一笑泯恩仇。

只是,就這麼失去一個朋友,只因為學長口中的幼稚園遊戲,怎麼想都覺得很蠢。

低下頭,看著桌面的書籍。晚風很冷,卻吹不醒他的腦子,想不到什麼方法可以停止這個愚蠢的幼稚園遊戲。

自己沒有被這個遊戲犧牲掉,是因為學長的存在。可是,沒有學長的羅晏要怎麼辦。

他承認自己太優柔寡斷、太心軟,要是被學長知道肯定是被嘲笑一番。可是看著不快樂的羅晏,他知道,自己也高興不起來。

即使今天早上才被喜歡的人告白也一樣。

他想幫羅晏,可是對方遙不可及,而他也不敢踏出去。

掙扎中,教授植物繁殖學的老師已經踏進教室,大哥開心地詢問著老師關於期末考題的事情,討價還價著。

那瞬間,以為自己回到了事件的最初。

不一樣的是,他這次知道自己可以斷然拒絕所有自己不喜歡的、不合理的。

不一樣的是,這次,羅晏不會再次在下課後來找他了。

落寞的當下,手機傳來震動,提醒著梁敬宏收到了簡訊。毫不猶豫地打開了手機蓋,發信人,只有兩個字。

抬起頭,看見羅晏轉過頭來對著自己笑了。

知道不可以,會讓羅晏被班上同學貼上標籤,可是,笑容自己跑了出來。

還是可以一樣的嗎?

「我、討、厭、你,離、我、遠、點。」

遠遠地,是羅晏的唇語。相信自己應該是看錯了些什麼,連忙低下頭檢查簡訊,梁敬宏卻在下個瞬間後悔自己的這個動作。

不看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告訴自己剛剛看錯羅晏說的話。

『我討厭你,離我遠點。』

一模一樣,一字不差。

 

 

*                            *               *

 

 

先把梁敬宏跟趙講師送回學校,師生兩個才難得一同前往後山,在外人面前謙虛和氣又和藹可親的林綜則,收起了微笑,默默地走在徐君臨身後。

「果園管理的第一堂課我就說過,走果樹的人越來越少,」無視自己身上昂貴的西裝,徐君臨隨便找了個較平的石頭坐下。「果樹不像蔬菜,你可能會投入了一輩子的心血卻依然一無所獲,就因為一開始找錯了方向。」

「嗯。」

「我不喜歡收學生,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收了他們,以後畢業他們走的路大多都跟果樹沒有關係,我傾囊相授,他們卻只是要畢業證書。」

「嗯。」

「後來我決定,不是有天份的學生我不收,至少教起來不會生氣。」看著地上的某個定點,徐君臨緩緩說著。「第一個是你學長,然後學姊,接著是你。一個比一個有才華。」

頓了下,見自己的學生一聲不吭,徐君臨又接著說,「我跟你不一樣,我看見笨蛋只想讓他們重新投胎,但是你卻只是敷衍他們。」

「教授,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就直接講了吧,我會據實以告的。」不要一直兜圈子。

「之前有個進修部的學生上修日間部課程,你也是敷衍他,但是那個梁敬宏你卻幫了這麼多,肯定有鬼吧。」

「就像教授您說的,我在談戀愛,當然不能什麼都不付出。」

「果樹跟談戀愛一樣,找錯方向的話,就算你做一輩子都沒有用。」自嘲地笑了笑,徐君臨定定地看著自己的愛徒。「我一錯就錯了七年,你想錯多久?」

「可是我今天早上的告白是成功的。」頂多只有七週吧,絕對不是七年!

不過這句話當然不能跟徐教授講就是。

「你確定?」徐君臨冷哼一聲,像是在嘲笑學生的不懂事。「梁敬宏是個死心眼的孩子,如果他知道你在他之前曾經這麼溫柔地敷衍過羅晏,他會怎麼想。」

「啊?」為什麼連羅晏的事情神經病都會知道啊……?

「進修四的學生告訴我他的猜測,羅晏之所以會密告梁敬宏作弊,是因為他吃醋。羅晏暗戀你的事情,在進修部是公開的秘密,大概只有你的小情人不知道吧。」

「敬宏應該不會因為別人暗戀我就跟我分手。」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笑的事情。

「如果他聽到的是,因為你給羅晏那些他以為只有他有的溫柔體貼,所以羅晏暗戀你,因此吃醋密告呢?」滿意地看著愛徒咬著牙吭不出話來,徐君臨笑了笑。「所以我說,你找錯方向,不應該先告白的。你應該先把羅晏處理掉。」

「……教授,那是因為您的協助,幫我跟敬宏告白了,我只好接著這麼做。」也不知道是誰先打亂誰的計畫的還好意思在那邊說!

「我要感謝你在我喝醉的時候跟俊彥胡說八道了很多東西,回饋你也是應該的。」

「謝謝教授喔。」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小心眼啊。「那我該怎麼辦?重新找方向?」

「你都種梨子了,難道可以臨時換荔枝嗎。」

「……教授,我駑鈍,不知道您要表達的意思。」

「你要做的事情是用數據說服我,甚至是唬弄我,讓我以為你沒有錯。」起身拍拍愛徒的肩,徐君臨說道,「包括唬弄別人,基本上我是支持你的。」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p
  • 我的朋友裡也有處理感情像林學長這樣"溫柔的敷衍"的人,當是都被我們這幫人嗤之以鼻的說他是愛玩曖昧遊戲,或是更過分一點的說他"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我知道拿這個論點放在林學長身上是很不公平的,但我看到徐教授一針見血的指出林學長他的缺點時,我就莫名其妙地將我朋友和林學長重疊了......
  • 我知道你的意思XD
    溫柔地敷衍真的超煩地(被學長拖走

    chiti 於 2012/04/18 11:4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