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要購書請點我點我點我,先看看公告就可以了解如何買書囉!
※mail:chitiday艾特gmail.com (如果要購買書籍請詳見上面那篇公告 )

 

 

 

 

感冒其實不算大病,可是心情一放鬆,就連梁敬宏自己也沒想到,怎麼會在看完校醫後兩天病得更嚴重。

「我認識她三年,第一次知道她是庸醫。」跟進修部的學生要來了梁敬宏的地址,順便表態自己是梁敬宏的好朋友,林綜則在滿意地看見了羅晏以及全班的震驚之後,帶著大量的食材踏進了梁敬宏的宿舍裡。

「可是我吃藥之後有比較好一點了啦。」

雖然躺在床上,但是不停偷偷地、小聲地起身看那個在廚房裡面不知道幹麻的林學長,實在很害怕等一下學長會端出來一鍋不能食用的食物,梁敬宏謹慎地發言著。「至少我沒有繼續發高燒了。」

「嗯,只是變成低燒而已。」

聲音從廚房遠遠地飄過來,完全沒有沾染到瓦斯的溫暖,絕絕對對的冰寒,就不知道是誰得罪學長了。再度偷瞄了一眼廚房裡面的人,梁敬宏決定少說話為妙。

明哲保身才是上策!

「如果不是趙講師跌倒然後你去扶他,大概不會有人知道你還在發燒吧。」

對啦對啦欺騙大家我好了是我的錯,學長你放過我吧!

這麼會碎碎念的學長要是說出去一定沒有人會相信!平常彬彬有禮到幾乎是冰冷的學長,居然會這麼居家的對著一個人念念念,比電影結局是男主角變成天神拯救全宇宙還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議。

實在是不知道學長怎麼會變成這樣,梁敬宏只能安分地隨便學長去念,反正到了實驗室裡面學長就會正常回來了吧……。

「喂。」

「啊?有什麼事嘛?」

「我以為你暈過去了,連句話也沒吭。」

「喔,沒有啦,學長你在生氣我覺得我還是不要插話的好……。」

強烈的第六感告訴他絕對會掃到颱風尾,就算不知道颱風怎麼形成的,也沒必要去招惹它。

「原來你知道我在生氣啊。」端著甘藍吻仔魚粥走過來,林綜則扯出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瞪著學弟。「我之前問你是不是生病,你居然敢說不是。」

哈哈哈因為我從小到大沒有因為感冒就說是生病啊學長!心虛地把視線放在碗的花紋上面,梁敬宏只敢在心中吶喊著,然後從學長手中接過放在厚棉布中的碗。

順便在床邊坐了下來,林綜則將湯匙遞給還在傻笑裝死的梁敬宏,無奈地接著講,「你這幾天就不要去學校,徐教授那邊我幫你請假了,筆記的話,我想羅晏會願意提供的。」

「羅晏的筆記,咳、咳、咳。」可以用嘛?

「聊勝於無,還是你燒傻了,冀望你們班突然有同學愛願意幫你抄。」

「我還沒痴呆成這樣。」吞下太淡的粥,梁敬宏往床內側坐,讓了大半的位置給林綜則,才接著吃下一口。

「你專心吃,聽我講話就好。」實在很討厭病人不好好專心當病人,又瞪了梁敬宏一眼,林綜則也往床內坐了一點。

「我又找了羅晏一次,告訴他有三個目擊證人說是他放的,他又哭了一次,還是什麼都不願意說。梁敬宏,你可以專心一點吃嘛?想噎死也不要浪費我煮的粥。」

「呃,好,學長請你繼續說。」

心不在焉地又咬了兩下吻仔魚,梁敬宏陪笑著跟林綜則繼續對望。「請。」

「我告訴他如果他還是不願意講的話,我只好告訴徐教授紙條是他放的,也請他提出看見你作弊的證據,然後等你病假結束之後跟你對質。」

「嗯。」再舀了一口粥塞進嘴裡,啊啊啊好燙!「那、那他怎麼、講?」

決定放棄管學弟怎麼處理那碗粥,林綜則伸手拿走碗,「他說是他放的,但是他是被你們班的大哥跟副班代逼著去做這件事。」

「拜託,手長在他身上。」

「很高興你有人性本惡的覺悟,所以想必你也知道羅晏在朋友跟自己的這個問題上,馬上就選擇了自己的利益。」

「……照你這麼講,最好羅晏會借我筆記,那不是又等於跟全班作對嘛。」好不容易才跟他劃清了界線不是嗎。

「說實在的,我對於兩票幼稚園小朋友的選邊邊遊戲一點興趣都沒有。」要不是今天他們欺侮到他覺得是個傻子的好學弟身上,他大概也是袖手旁觀看戲的。「如果你想要羅晏這個朋友,就自動一點離他遠點,或許畢業之後你們可以當朋友吧。」

「大概。」不過對他而言應該很難了吧,明明知道羅晏為了自己寧可污陷他,要怎麼去當朋友。

「羅晏跟我說他覺得他很對不起你,所以你私底下跟他借筆記他應該會借你。」

「嗯。」

「不過我個人認為他的筆記也沒什麼用途,頂多就是用來當你想跟他連絡的媒介。」

「嗯。」

「如果你早點幫我把Data做完的話,我可以考慮告訴你那些課程接下來的重點。」

「啊?」重點?

「你忘記我是第一名畢業的嗎。」把碗塞進梁敬宏的手中,林綜則挑了挑眉,「很高興你終於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啊,趕快把粥吃一吃,我還要回實驗室做實驗。」

「謝、謝謝。」

「你的謝謝我聽夠多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是實質的幫忙與回饋。」像是快點知道人類本來就不是什麼善良的種族之類的,每天看梁敬宏因為羅晏的事情而提不起精神就覺得很煩躁。

「學長。」

「幹麻?」

「雖然你一直念念念,可是你還是一直在幫我耶。」

「……這樣啊。」

「呃,學長我說錯了嗎?」怎麼看起來好像生氣了?怎麼又生氣了?

「你慢慢吃,我先回實驗室去,覺得自己好了就回來幫忙。」

看著林綜則開始收拾放在桌上的筆電跟書包,然後踏進小廚房收拾聽說是從五樓實驗室拿來的甘藍,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可是又說不出個所以然的梁敬宏,張著嘴「呃」了一下子,就看見學長已經站在門口了。

「掰。」

「學長!」對方完全沒回頭啊……。「掰──。」

回應那個掰掰的,是門被關上的聲音。

大概是那個關門聲實在太大,總之讓梁敬宏想起了剛剛的詭異點在哪。實在是太詭異了,所以讓他剛剛實在是不敢往那邊想。

學長如果只是來探望他,應該只需要在路邊買個粥給他就行了,更不用費力地連筆電都一起帶過來。連書包都一起帶過來了,該不會、本來、是打算在這邊整理數據吧?

廚房裡面那鍋粥的香氣跟床鋪上還微微存在著的體溫,讓梁敬宏立刻把自己塞進棉被裡面大喊。

「梁敬宏!你這個白痴!幹、燙燙燙燙燙!!!」

跟學長一起離開的,還有剛剛看起來表面已經涼掉,但是其實還是很燙的,甘藍吻仔魚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ainny
  • 寶寶發現什麼了嗎??????????


    歐~我居然不記得這段了!!
  • 因為過了四年了QQQQ(欸

    chiti 於 2012/04/12 11:20 回覆

  • biteanapple
  • 小神經病,你如果不說清楚,學弟是不會知道的(拍肩)
  • 真的QQ拜託你跟他講O_Q(欸

    chiti 於 2012/04/12 11:2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