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要購書請點我點我點我,先看看公告就可以了解如何買書囉!
※mail:chitiday艾特gmail.com (如果要購買書籍請詳見上面那篇公告 )

 

 

 

 

 

「……。」

「想說什麼就說,憋著也很難過。」

「我知道我多管閒事了……。」

「可是我很感動啊。」拍拍學弟的頭,林綜則笑的很開心,「我還以為我會做到死都沒有人替我難過,還好我收了個乖巧的學弟。」

「啊?」

乖巧的學弟?

「我喔?」

「不然還有誰?我才研一,徐君臨明年也不知道想不想收學生呢。」

「拜託他不要造孽吧,收學生來虐待的。」

「你這話千萬別讓趙講師聽到,他會很生氣然後讓你很低分過生統喔。」說到情緒化處理事情,其實趙講師才是箇中翹楚啊,光看他決定跟徐君臨在一起就知道,這個人是用情緒在處理事情的。

不然這麼虧本的生意有誰會答應啊。

「不會吧,趙講師人超好,分數給的也高,他大概是唯一一個會開書考的老師耶。」

「是啦,不過他是大刀,期末考抓作弊抓最大的老師大概就是他了。」抓到就幾乎是快要死當的成績,只是被徐君臨這個神經病掩蓋了大刀的光輝而已。

就某種程度來說,他們兩個還真不是普通的絕配。

「抓作弊?」

「嗯哼,我到時候還會去幫忙,站在講台前面當煙霧彈,趙講師會在後面抓作弊。」邊聊天邊收拾著樣本盒,林綜則好心地回答學弟的問題,「每年抓到的沒有十個也有十五個,生物統計對很多人來說都是惡夢啊。」

看了不會懂,寫了也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

所以期中考才會是好心的開書考,反正開了書也不會寫。

「這樣啊。」

「喔對,說到作弊,我都忘記要告訴你了。」又嘆了口氣,林綜則停下了往網室外面走的腳步,「不過,你先有個心理準備比較好。」

「什麼心理準備?」

對方的表情很凝重,讓原本就心情很沉重的梁敬宏,突然覺得等一下學長要說的事情,是件可能會讓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反應的事情。

「上次密告你作弊的人我確定了,是羅晏。」

十二月的陽光還很大,亮恍恍的,像過度靠近眼睛的書桌電燈,一瞬間只剩下深橘色的光暈,刺激地像聽到的消息一樣,令人厭惡。

「敬宏,你還好嗎?喂!喂!」

學長的聲音很遠,遠得有點不是很清晰。

身體很輕,輕得不像自己的。

感冒了一個禮拜,應該是快好了吧?沒有看醫生應該也不會怎樣,自己是這麼年輕。就算是曬一下太陽也應該不會怎樣才是。

可是怎麼會這麼暈?

怎麼會這麼難過?

怎麼會是羅晏?

 

 

 

 

 

 

 

 

睜開眼,暈眩感還在,怕自己再次經歷那種似乎會跌落無底深淵的感覺,於是又閉上眼。

背後是帶有硬度的彈簧墊觸感,所以應該是保健室或是研究室之類的地方吧。

再次睜開眼,從旁邊的數張彈簧床確認了這裡是保健室,翻身坐起後,卻發現真的是空無一人。

是學長把他搬來的吧,那學長人呢?實驗的採樣呢?該不會要重頭來吧?

各種自己可能砸了學長心血的可怕想法一擁而上,手不自覺地發起抖來。

要是真的毀了學長的實驗,要怎麼道歉才好?

自己是最靠近學長的那個人,最清楚學長為了實驗付出了多少時間跟心血,如果是因為自己的關係而搞砸一切,那要怎麼辦?

連忙抓起放在旁邊的書包,跳下床飛快地穿著鞋子的當下,保健室的門就被打開,隨之而來的是林學長的聲音。

「你醒啦?感冒發燒看醫生了沒啊?」

「呃,它會自己好……。」學長看起來好像沒有心情特別差的樣子,實驗,應該是沒有搞砸吧。心裡頭七上八下的,又不敢問。學長向來喜怒不怎麼形於色,就算是笑也不一定是真的開心,「學長,嗯……。」

「你都生病了,下次就不要勉強自己幫著我做採樣,嚇都被你嚇死。」突然就倒下來,他還以為是什麼心臟病發作之類的。「保健室的阿姨說你在發燒還有點貧血,要我等你醒了就帶你去看醫生,走吧。」

走吧?這麼瀟灑?「學長,我可以自己去,你要作實驗不是嘛。」

「學弟,我覺得我有必要多關心你一點。」拿走對方抓在手上的書包,像是覺得自己說了再正確不過的答案一樣點點頭,林綜則順手把學弟拉起來,「受人點滴,湧泉以報嘛。」

什麼什麼受人點滴?剛剛有打點滴嘛?學校保健室應該不能打點滴吧?

腦子裡面一堆亂七八糟的思維,完全無法消化學長到底在說些什麼的梁敬宏,毅然決然地拉住學長的手。

「學長!我可以自己去看醫生!」

請不要像是拉幼童一樣的把他抓去看醫生!

「我當然知道你可以自己去看醫生,」回過頭,林綜則歛起笑容,一臉嚴肅。「問題是你拖了一個多禮拜都沒有去,現在在發燒最好就馬上,看醫生。」

「呃,我真的可以自己去。」

「學弟,實驗可以拖,命可以這樣鬧著玩嗎?」看著想縮回床上的梁敬宏,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氣起來,不過既然氣都氣了就乾脆講清楚,林綜則一字一句地說著。「不要分不清事情輕重。」

「學長……。」

「嗯?你該不是怕打針吧。」

「我、我家沒有錢繳交健保費用……。」

那個低下頭的學弟,忍著丟臉說出家境,就怕他把他帶去醫院才發現根本沒有健保卡。

兩個人開始一起吃晚餐沒多久,學弟就在聊天中不小心透露了家境。父親喜歡向日葵所以借貸種了滿山遍野的向日葵,意圖賣向日葵營生。兄長覺得這樣的父親太愚蠢,所以偷了母親的私房錢之後去台北找工作,再也沒有回來過。

所以他才被迫在高中畢業之後打了一年的工,存錢自己上大學,每個學期都要靠著獎學金才能繼續念下個學期,就學貸款對他而言,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P
  • 莫名其妙的就鼻頭酸了
    因為敬宏發現自己最好的朋友是抓耙子
    因為敬宏那句:沒有錢繳健保費......

    因為我的身邊,真真實實的存在著這些事,這些人
  • 現實永遠比小說殘忍多了O_Q(拍拍拍

    chiti 於 2012/04/04 17:50 回覆

  • 七夜
  • 忙完回來一口氣看好幾篇真幸福!(心)
    只是,沒想到告密的會是羅晏……林學長真的沒弄錯嗎?如果真是,那羅晏會是因為嫉妒所以才這麼做嗎?嫉妒真是好可怕……
    梁同學的家境真的這麼不好啊,有點心疼他,也難怪他不肯再借筆記了,畢竟獎學金是真的很重要,這不是自私,我覺得這麼做只是為了生存下去,更何況筆記是梁同學的,他本來就有權利借和不借。
  • 真的沒有弄錯喔QAQ歡迎看心電感應QAQ(喂!

    chiti 於 2012/04/04 17: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