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

「嗯?」

「那個學弟很認真,如果這樣處理的話,對他太不公平了。」

跟微微抬起頭的徐君臨對上眼,林綜則難掩心虛地將視線望向徐君臨身後的牆壁。「而且,我是拿他的答案做藍本,要抓那些拿他的筆記作弊的學生,不給他一個交代也不好。」

「你這麼認真處理他的事情,你的論文會有進展嘛?還是你以為研所一就不用擔心論文。」低頭繼續扣著袖扣,徐君臨的語氣與剛剛要出門前的愉悅大相逕庭。「如果你是抱持著這種心態,我建議你還是換老闆。我不收這種人。」

「我會盡快結束他的事情的,對不起。」

「明天把數據的Excel檔印出來放在我桌上。」

「好。」

看著教授走出實驗室,放下手中的數據,往後讓背靠在椅背上,林綜則嘆了口氣。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把事情弄成這樣的自己,要怎麼去收尾?最好的方法是背著徐君臨繼續完成這件事情,但是徐君臨交給他的研究之繁重,根本不是那種,能有多餘時間去背著徐君臨做小動作的事情。

實際上,能夠做到現在才被徐君臨發現,就已經是奇蹟了。

可是他並不後悔去插手這件事情。

看著學弟掙扎、懊悔、甚至是泫然欲泣,到最後依然下定決心的舉動,像是在嘲笑他,不過就是決定要不要盡全力去做可能不會成功的事情,就這麼婆媽不敢下決定。而學弟前後不過掙扎了一個多禮拜就痛定思痛了,他卻到現在還在裹足不前。

多了學弟幾歲,卻遠遠不及學弟的果決。

只因為對手的強大,就望而卻步了。這麼好笑的事情居然也會發生在他身上,在沒有知道徐君臨這個人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己會照著自己想要的步伐,慢慢地走到自己理想的境界。就算路上會有出現什麼障礙,也可以輕而易舉地解決然後繼續。

只不過是發現了自己還不夠強大,至少比自己認為的還差上一段距離就害怕了。跟幼犬一樣,不堪一擊。

或許這就是駱季志當初跟他說的,『沒有受過挫折的人經不起任何挫折,而我這個一直被你害到很挫折的同學,以後才會有成就!』,這樣嘛?

當初覺得駱季志只是輸了四年所以失心瘋了,沒想到原來這也是有可能性的。

這麼看來,學弟也應該是個常常有挫折的人,所以才會這麼快下好決定?「學弟,要是你的果決也能處理這件事情就好了。」

「什麼事情要我的果決?」

像是突然聽見殺父仇人的聲音一般,林綜則迅速地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學弟,你怎麼會在門口。」偷聽?

「呃,剛剛徐教授說你在找我……我被騙了?」手還放在正要推開紗門的把手處,梁敬宏簡直無法相信居然連教授都騙他。「學長,你有找我嘛?」

「……算是有吧。」教授這是在幫忙他還是耍他?不是要他不要再插手學弟的事情了嗎?「你們班作弊的事情,你還應付的來嘛?」

「還算可以吧,反正就是那些事情,習慣就好。」

「學弟。」

「什麼事?」

「你後悔去面對這些事情嘛?」

「我很後悔,但是後悔也不能怎樣啊。」嘆了口氣,梁敬宏頗多無奈。「早知道不借他們筆記就只是被排擠,分組的時候一個人一組,我早就拒絕借筆記了。」

「啊?」

心裡面的想法還只到了「果然螳臂擋車是愚蠢的……」,就聽見學弟說出了跟自己想法完全不同的話來,努力地不想表現出訝異,卻還是在下一秒直接說了出來。「你不是後悔應該還是要借筆記給同學?」

「做都做了有什麼好後悔的。」推開紗門走進研究室裡面,理所當然地走向林學長,梁敬宏說道,「真要說後悔的話就是太晚下決定了,會讓我覺得我之前困擾成這樣像傻子一樣。」

「……。」的確就跟個傻子一樣。

對自己這麼久以來的困擾被說成笨蛋的煩惱而感到無力,閉上眼狠狠做了幾個深呼吸後,林綜則忍不住地嘆了氣。

還是要先踏出去嗎?儘管知道受傷的可能性遠比成功的可能性高,也要為了那麼一點成功的可能性踏出去?這麼低的機率,值得嘛?

而自己卻從來沒有想過,在這些考量、掙扎、判斷中,已經錯失了多少機會,多少時間。

而那些機會的錯失,源自於自己的懦弱,甚至跟徐君臨毫無關係。

「學長,你還好吧?」看起來好像快抓狂了,要不要先逃命?

「還好。」站起身來,失態也好,隨性也好,決定把一切歸於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是人類犯罪率偏高的時間,林綜則笑了笑,旋即問道,「學弟,我已經欠你好幾頓宵夜了,你今天下課以後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宵夜?」

「啊?啊,學長,可是我沒有課了耶……。」指指牆上的鐘,顯示著六點二十三分,梁敬宏小心翼翼地回答著,「我今天只是來交報告的。」

「啊……,我做實驗做暈頭了。」剛剛才送走要跟趙講師約會的徐教授,怎麼會以為已經很晚了?「那我們乾脆去吃晚餐吧,我請客。」

「不好吧?學長,你不是還要做實驗?」

「做實驗也不能不眠不休的做吧?」欺近很明顯想一走了之的學弟,林綜則笑得很甜。「還是說,學弟,你不想跟學長一起吃晚餐?」

「也、也不是這樣說,學長你講話就講話不用靠這麼近……。」

「那就走吧,你有沒有特別喜歡的店家?」

既然要踏出去,就應該連同剛剛一起煩惱的問題一起踏出去。

像是,也是該搞清楚學弟前幾天是不是真的在躲他的這個問題,也一併解決吧!

「我都可以啊,只是學長你真的還好嗎?看起來有點……。」好像哪裡壞掉了一樣?他剛剛有講了什麼話刺激到學長嘛?

「那就吃『亞羅』吧?你吃西餐嘛?」

「學長!那個一餐下來要一兩千啊!」

「欠你那麼久,吃好一點也是應該的,走吧,你有車嘛?還是我載你?」

「學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