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要購書請點我點我點我,先看看公告就可以了解如何買書囉!
※mail:chitiday艾特gmail.com (如果要購買書籍請詳見上面那篇公告 )

 

 

 

光想也知道,大哥一定連筆記裡面的語助詞都一起抄下去,避免寫錯些什麼就不好。要找作弊當然要從大哥的考卷開始看,保證收穫良多!

「不,是不要考得比筆記的主人高,避免功高震主被出賣。」

「……學長,你在諷刺我嗎?」功高震主,是在講他現在坐在這邊改考卷的動作及「功高震主」的下場嗎?

手上捏著的紅筆,輕輕地顫動著。握著筆的人,左手死死地握成拳,泛白的指關節也幾不可見地顫抖著。

氣到發抖。

要他坐下來改考卷的,是林綜則;開口諷刺他的,也是林綜則;甚至讓他有了拒絕借出筆記的想法、付諸實行做出這行為的,也是林綜則。

這個人是怎樣?要耍弄他人心情到什麼樣的地步?

「我沒諷刺你的意思,這只是陳述事實吧?」雖然是問句,但是連頭都沒抬地繼續批閱著考卷,昭顯著似乎不在意對方反應的態度。「不是嘛?」

「是,當然是,學長說的沒錯,怎麼會有錯。」用力地放下紅筆,梁敬宏的表情難看至極,儘管已經努力克制著不要對學長動怒,但是看起來只能忍到不動手揍他。「我先回去了,再見!」

「嗯,再見。」

看著林綜則依然連頭也不抬,繼續改著考卷,梁敬宏恨恨地將背包甩上肩,踩著用力的步伐離開了徐教授的辦公室。

過了好一會,辦公室的古董鐘沉沉地敲了十一下,微乎其微地摻在鐘聲裡的,是嘆息聲。

「玩過頭了啊……學弟的底限真高。」看了眼被梁敬宏劃滿紅線的考卷,林綜則搖了搖頭。「要怎麼跟徐君臨解釋這個考卷啊……玩樂的代價也太大了吧。」

 

 

*                    *               *

 

 

期中考週過去,幾家歡樂幾家愁,而裡面看起來最憂愁的,是那個因為拒絕借出筆記,而因此幾乎被班上半數以上的人排擠的,梁敬宏。

「喂,你還好吧。」打了最後一堂的下課鐘,等全班走的差不多了,羅晏這才慢慢地走到梁敬宏身邊坐下,撐著臉看著表情相當不爽的梁同學。「我知道大哥他們排擠你,不過你真的很介意嘛?」

「還好而已。」收拾著桌面上的筆記跟書籍,梁敬宏低著頭,連聲音都不大。「什麼事情嘛羅同學。」

「幹麻這麼冷淡?好啦我承認我等到同學都走光了才跟你講話是比較虛偽啦,但是那也是因為大哥他們排擠你啊,你功課好不怕被惡整,我會怕嘛。」

「……我不在意你這種行為,我只是覺得因為借不到筆記就排擠一個學生,真是枉費他們活到這把年紀了。」

而且他還因為不借筆記這件事情,被林綜則拿來當酸他的把柄,這幾天只要一想到這件事情,就有衝到實驗室賞林綜則幾個巴掌的衝動。

不過當然沒有這麼做,連想想都覺得愚蠢。是自己太容易被言語煽動了,跟林綜則其實沒有什麼關聯,如果不是自己這麼介意獎學金的話,就算林綜則說到死他也不會決定不借筆記。

一切,都是自己決定的,頂多是有個人在旁邊敲邊鼓,牽拖都是那個人敲邊鼓的錯的話,也太過分了。

而其實做下最大錯誤的,他想了幾天,除了自己太過重視獎學金之外,就是那群是非不分的老人了。

羅晏是牆頭草,也不是自願的,畢竟少了班上同學的配合,要分組要實習都很麻煩,不像他,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一組,不然也會有幾個好學生自動來找他的。

反正考試到了的話,那些人還是會乖乖低頭的。

「別這樣說嘛,大哥他們……嘖……。」

「你有什麼事情嘛?還是只是來跟我討論大哥他們的行為?」

「呃,我聽說,那天考試完以後,林學長找你去實驗室?是什麼事情啊?」

「你怎麼知道林學長找我去實驗室?」明明當天寫到那個時候的只有他,應該不會有其他人還在場吧。

「大哥那邊有人當天忘記拿小抄回家,所以折回來拿,就說看見你跟林學長一起去徐教授的辦公室,真的嘛?」

……林綜則都開筆電了,還有人用小抄?他還以為當天會都是拿課本筆記出來抄的。「嗯,林學長要問我關於我們班有沒有作弊的事情。」

「你怎麼回答他?」

「我跟他說我無可奉告。」只改了一張考卷的一半多一點,應該算是無可奉告吧?「放心好了,我沒有跟林學長說你作弊。」

說來也好笑,羅晏算是自己唯一在班上會說到話的同學了,卻連這個唯一也都在作弊,實在是……

難過。

然而,說難過已經不足以表達了。在這裡,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介意著這件事情的對錯,就連這個唯一會說話的同學也無法體會,就不要說那個高高在上的學長了。

厭惡起自己簡直像個五歲小孩般無理取鬧的想法,連忙把話題連續下去,梁敬宏用力地扯著笑,「你很擔心學長知道你作弊喔?就算知道他也來不及抓你了啊。」

「不是這樣說,那是一種印象,要是學長知道我作弊下次就會釘我啊!」

「呃,不用擔心,我沒講,」居然只是這麼簡單的原因啊。「還有什麼事情嘛?」

「啊,對了,班代要我轉告你說徐教授在找你,你知道……呃,班代跟大哥感情也不錯。」

「謝謝。」

看著羅晏在傳話之後就被一堆人叫嚷著喊走,空蕩蕩的教室只剩下電風扇運轉的聲音,恍若整個大學只剩下自己一人的感覺,空曠的讓人心酸。

踏著跟來上課時完全不能比較的沉重步伐到了辦公室外,拉開紗門再慣例地敲了兩下喊聲「請問徐教授在嘛?」,實在不想等待回應地關回了紗門,一轉頭,便撞到了人。

「不好意思,對不起,對不起我撞到你……學長?對不起,你有沒有怎樣?」

「你是我第一個看到撞到人要說這麼多次對不起的,傻學弟,你就沒有想過是我本來打算站在你身後準備要嚇你,只是沒成功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七夜
  • 林學長真的很愛玩梁同學,梁同學真的好可憐,我同情你(拍拍)

    大學真的很少人不作弊,我身邊的同學幾乎都會作弊,我也都很嘔很難過,唉。

    ps:我喜歡回應,季大不用客氣(咦XD)因為覺得寫文很辛苦很孤單,所以想要讓自己喜歡的作者感覺到至少有我陪(你哪位啊)這樣XD
  • 我後來都告訴自己沒關係反正我不要作弊就好ODQ(喂

    你超貼心的啊!天啊我都要哭了Q口Q(一把抱住)(喂

    chiti 於 2012/03/30 21:18 回覆

  • 叫我小P
  • 所以說,喜歡捉弄喜歡的人,並不只會出現在小朋友身上
    在喜歡的人面前,真的再有智慧的人都瞬間變成幼稚鬼

    真的好喜歡季季這一系列的文章啊~
  • 謝謝你的喜歡>////<

    其實談戀愛跟單戀都好容易變的幼稚,但可愛: D

    chiti 於 2012/03/30 21:18 回覆

  • Uki
  • 欺負喜歡的人是一種樂趣。
    看他傻傻的樣子,就覺得超甜的(?)

    這種集體大作弊,讓我想到國中時,我是國文考卷被大家輪著抄,要收卷時還找不到考卷QQ
    可是為什麼沒有人要借我抄數學考卷(欸
  • 沒有把考卷還你嘛Q口Q!?這樣太壞了Q口Q

    chiti 於 2012/03/30 21:1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