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了,又好像不認識一般。

路上看見了會打招呼,林學長也是跟以往一樣地笑容可掬。唯一跟當初不認識的時候不一樣的,只有學長會把果樹實驗室裡面的水果留一些給他,說是謝謝他的八五折。

認識了這麼一個有禮貌又好說話的學長,就算是笨蛋也該知道要好好跟對方搏感情。

可是好像又不會有多大的交集,林學長應該過兩年就要畢業了。

下課的時間通常是最不能用來想事情的,沒能多想些什麼,身旁就傳來了不想聽見的聲音。

「小梁,上次生物統計課你有做筆記嗎?」

過來的,是班上的大哥。

說他是大哥絕對不是因為他是混黑道的,只是因為他是班上年紀最大的,所以大家就稱他為大哥。

大哥不愧是大哥,完全不辜負這個綽號。筆記絕對不自己抄,上課會跟老師插科打諢,唯一會做的事情就是跟老師殺價考試的範圍跟時間還有考古題。

絕大部分的學生都很喜歡大哥,除了他。

靠著自己工作付學費,他一直以為,進修部的學生會遠比日間部的學生更懂得珍惜及學習。不過現在看來,這樣想的好像只有他自己。

「有,不過我今天沒有帶過來。」帶來應該也不是那麼想借出去。

「那你明天帶來借我齁,我要印一印給大家當期中筆記啦,生物統計的成績就靠你啦!」

……「期中筆記?我沒有記錯的話,期中考好像還要一個月。」而且昨天趙講師才說了期中考是開書考吧?要什麼筆記?

「你們年輕人比較會唸書啦,我們齁,沒有時間唸書只能看筆記啊。」

「……如果我有記得我會帶過來的。」

「謝謝啦!」

那位大哥說完就開心地回自己位置附近找下一位同學要講義去,留下一臉大便樣的梁同學恨恨地、用力地把頭埋在書本間。

每次都這樣!要工作所以沒有時間唸書、年紀大了記不住,之前用的理由還是公司要裁員沒有時間唸書!然後他也不知道腦子哪裡壞了,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答應他們的要求。

其實根本就應該要疾言厲色地拒絕的!為什麼卻老是這麼簡單地就屈服了?就只是因為覺得他們很辛苦,就只是覺得他們年紀大了也不是自願的,然後在把筆記借出去之後,不停不停地自厭。

「學弟?」

「幹麻?」

還在自厭的當下,惡狠狠地提高了一些音量,想藉著兇狠的氣勢嚇退對方,才在話說出口之後,赫然反應過來,跟自己說話的似乎不是同班同學。

「學、學長,什麼事情嗎?」

「你們班的果樹實習明天要停課喔,幫我轉告一下你們班的班代。」

「好。」班代今天翹課……

「怎麼了嗎?」

「啊?什麼怎麼了?」正要拿出筆記本抄下學長交代的事情,梁敬宏在聽見問句之後,不解地停下動作。

「你看起來比上次我遇見你的時候還要焦躁。」

「啊?」很明顯嗎?「沒有啦,剛好有點事情,期中考要到了嘛。」

「這樣啊,」看了眼那幾乎全班睡死的班級,林學長揚起嘴角地淺笑著。「你們班能有什麼事情?有人要被當,所以要跟你要筆記嗎?」

靠……這樣也猜得出來?「不是啦,大家平常比較忙所以難免會有些漏掉的筆記。」

「這樣啊,真是好同學呢。」只是笑了笑,林綜則拍拍學弟,「你來一下,我拿上次沒有給你的東西給你。」

上次沒有給我的東西?愣愣地跟著走出去的梁同學,在走到實驗室的時候才想起其實並沒有什麼「沒有給的東西」。

「那個,學長,你是不是記錯人啦?」

「講這種違心之論,難怪你老是這麼焦躁。」

「咦?」什麼違心之論?

「少講一點,想拒絕就拒絕,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個道理那些人比你還懂。」順手把實驗室的門關上,林綜則隨手指了旁邊的椅子。「坐一下吧,你的臉色這麼差,笨蛋才看不出來你心情不好。」

「因為我真的不想答應借筆記啊……。」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麼老實把事實給講了,但是反正講都講了就乾脆一點講光它。

「不想答應的話就不要答應,不要答應了之後卻擺個臉色,這樣更不好。」替自己跟學弟倒了白開水,林綜則接著說道,「本來你施捨他們筆記是功德一件,但是臉色一擺出來,就變成你個性不好了,懂嗎?」

「可是我不想得罪他們……。」還要當四年的同學啊。

「是他們不能得罪你吧。」

「啊?」

「學弟,你的個性真的是好單純。這樣會被用得很乾淨的。」

乾、乾淨!?

瞥了學弟一眼,林綜則接著說,「難道你以為你的同學們只把你當同學?」

「不然咧?」

「當然是當他們畢業必備的踏板,少了你,有些人畢不了業的。」

「……。」

「你大可以不相信,但是再繼續借筆記下去,等某些同學的作弊技巧日益精進,大三的時候你可能就拿不到獎學金了。」

「……。」

「對了,這是徐教授的調課通知,哪。」

「謝謝。」

看著學弟用著複雜的表情道了謝,然後一臉若有所思地離開了實驗室。坐回位置上、戴上看Paper用的無框眼鏡,林綜則無法抑制地加深了臉上的微笑。

「你幹麻特別跟他說這個?」

實驗室另一端的門被打開,正在穿西裝的徐教授貌似隨口地問著學生。「我不記得你有挑撥離間的嗜好。」

「教授,我只是實話實說,有什麼說什麼囉。」

「那,實話實說的好學生,去幫我裝一壺熱水回來。」

「好的。」

默契十足地沒有詢問實驗室裡明明有飲水機為何還要去外面裝熱水,知道實驗室裡面還有個臉皮特薄的趙講師,林綜則提了冷水壺就往外面走。

實驗室隔壁就是進修大二的教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ti 的頭像
chiti

純屬虛構

ch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